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民生

时尚

赵立新:一个不油腻的中年男人

2018-04-10 07:57:50 中国新闻周刊

 

  赵立新是一个特异的存在

  无论之于娱乐圈还是之于这个时代

  表达者赵立新

本刊记者/周甜

  本文首发于总第847期《中国新闻周刊》

  他生于1968年,父母给了他一个那个年代最常见的名字“立新”。做了演员后,身边有人建议他改个更容易被人记住的名字,不过他完全没动过那个念头,在他的观念里,改名字如同整容,“是把自己原有的一个代号给涂掉了,特别不对。”他说。

  他2006年开始演戏,2009年开始成为“全职演员”,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以不同的人物形象辗转于话剧舞台、电视荧屏和电影银幕上,他把那些严肃的外国经典话剧搬上中国话剧舞台,想要跟中国的观众有心灵层面的交流。然而很长时间以来,他在台上酣畅淋漓,台底下原本就为数不多的观众,回馈给他的却是一种巨大的疏离感。

  回到影视剧中,大多数时候,他是配角。就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一个荧屏中熟悉的陌生人,一个话剧舞台上长久不被注意的演员,构成了赵立新和“当红演员”的距离,这距离似乎很难逾越。

  不久前,综艺节目《声临其境》的播出,终于让大众重新认识了赵立新。他成为了一个明星,被广泛讨论。他强大的影视剧配音功底和对多国语言熟练的驾驭能力,甚至,他的衬衫马夹和西装三件套也成为网络上热议的话题。

  他是编剧,演员,不久的未来可能还会是导演,他还曾是中央戏剧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的老师。而在所有这些外在的标签之下,他的自我定位一直没变,他是一位表达者。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的表达被接受了,皆大欢喜,没被接受,那我也表达了。”

  在社交平台上,赵立新从来不给自己取任何昵称,“我不会躲在一个昵称背后说话,我要对我说出的话负责,那是我抛出的思想。”赵立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从不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私生活,很少发朋友圈。他看到旁人分享的生活点滴,诸如今天去了哪,吃了什么,底下有很多人点赞。他不理解,“那些太琐碎,太个人,于我有意义,于他人无意义。”那些都不会激发起他的分享欲,而看到一本好书,以及看到一种在他看来极端恶劣的社会现象,会激发起他表达的欲望。

  赵立新是一个特异的存在,无论之于娱乐圈还是之于这个时代,但他似乎从未寻求改变,做出迎合,如今,他终于被重新发现。而此时,他已经49岁。

  扭转

  坐在《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对面的赵立新,这次没有穿他在《声临其境》舞台上的衬衣马夹西装三件套,而是换上了一身休闲装,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脚上是一双马丁靴,他的胡须修剪得整齐。他有很多不同款式的帽子,他在意配饰,在意服装的整体搭配。大多数情况下他都会去实体店自己挑选服装。精心打扮自己,于赵立新而言,一是自己舒服,二是为了尊重他人。

  3月的一个周六,是赵立新长久以来难得的一整天空闲,他在浙江横店的酒店房间里度过了相对悠闲和自由的一天。那天午后,阳光正好,他走出酒店房间,在室外的一处人工湖旁边停下了脚步,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他挪动身体,眼睛望向流水的方向,就这样,看了好一会。“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不知道,这可能就是发呆吧。”他说。

  过去这一年,在意独处的赵立新几乎完全失去了个人时间,以一种在他看来可以称之为疯狂的工作节奏,奔波在话剧、电影、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之间。“这些事情是我喜欢的,我能在其中洋溢自己那份可能称之为才华的东西,或者说热情的东西。”赵立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前些年,他和一些圈内的大咖聊天,“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忙?”他不理解,这样问对方。“你不知道啊,好多人情要还。”对方这样回答。如今他也有了同感,“有时候人情在蚕食你,有点力不从心了。”赵立新说。

  毫无疑问,综艺节目《声临其境》把他的忙碌推到了高峰。《声临其境》第一期开播,赵立新出场时,节目的收视曲线骤降,当他开口说话后,收视曲线又突然回升,之后飙升。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跟他提及这个事情,赵立新说自己仿佛看到了这条曲线背后观众的表情,从“这人是谁啊,不是明星啊”到“哦,这人好像还不错”。赵立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其实参与的是第二期节目的录制,后来是节目组反复比较之后,把第二期提前到第一期播出了。首播是在1月6日,一个普通的周六晚上,他没想太多,和以往一样,在片场拍戏。这是一档新的节目,探讨声音、台词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当初节目组找到他,介绍了节目创意,他觉得很正,很舒服,就来了,至于播出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他没想过,也没期待什么。播出后的第二天,赵立新的名字和他的配音视频一时间遍布网络。电话突然就多起来了,有综艺邀约,也有演戏邀约,节目效应完全超出了赵立新的预期。

  与此同时,赵立新对综艺节目的看法也在慢慢扭转。

  对于综艺,他坦言自己原本是比较排斥的。“请明星来,八卦一下,出点糗,揭个短,卖卖萌。”这是他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对综艺的基本态度。“这样的节目给观众输送了些什么呢?”站在观众的立场,赵立新在思考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是:除了让大家哈哈一笑,完了什么都没有。

  而第一次改变他这种看法的是一档读信节目——《见字如面》,那是赵立新作为常驻嘉宾参与的第一档综艺。

  《见字如面》第二季中,赵立新读了12封信,是那一季中读信最多的嘉宾。他读郁达夫写给王英霞的情书,读林觉民写给一生挚爱陈意映的绝笔信《与妻书》,读吴三桂写给父亲的诀别信。“《见字如面》很严肃,具有学术性,是对历史的重新审视,它很少和观众互动,不搞笑,不会有的没的掰扯一些热门话题。”在赵立新看来,这是一档人文类的节目。“是一个轮回,人们在(娱乐搞笑)那条路上走了太久,会厌倦,甚至空虚。物质变得丰富,外界花里胡哨的东西太多了,越发衬托出内在的苍白和贫乏。我们会觉得,‘怎么就没劲了?’这是一个集体意识的诞生。当人文类的节目闯入人们的视听范围,人们发现这些文字也不复杂,点点滴滴能够渗到里面去,让人可以安静地想一想,它不是靠搞笑甚至恶俗的桥段刺激你的外在感官,它引发你内在的波动。”赵立新对《中国新闻周刊》这样说道。

  启蒙

  前些年,赵立新写博文,如今,工作节奏日渐忙碌,时间和精力有限,他很难有时间认真写作,写作在他看来是一件容不得随意和马虎的事情。“毕竟是供人家阅读的,你得对得起人家的眼睛。”至于阅读的习惯,他一直保持着。他经常几本书同时看,他目前在横店拍戏期间住的酒店房间里,放着铁凝的新作《飞行酿酒师》和《日本文化史》等近十本书,他只看纸质书,不习惯电子阅读。他偏爱故事类,至于历史类的书籍,常常读起来觉得有距离感,缺乏感情。“我没有那么理智和冷静。”他说。

  阅读的习惯要追溯到童年时期。

  赵立新的父亲最早的时候在武汉当兵,退伍转业后被分配到新华书店当领导。赵立新兄弟三人,他最小。他的一个哥哥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就开始读一些在当时的赵立新看来很奇怪的书,商务印书馆出的一些书,哲学家卢梭的书,那些书都堆在家里,赵立新没事的时候也翻翻,没意思就放下,有意思的他会多看两眼,这是他记忆中最早的阅读启蒙。

  除了父亲和哥哥,那时候,他的一个发小真正开启了他的文学阅读兴趣。发小大他十岁,喜欢外国文学,读茨威格和毛姆的小说,经常会把他读到的故事讲述给还在读小学的赵立新,声情并茂的讲述激起了赵立新亲自阅读的兴趣。就这样,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赵立新读了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也读讲述纳粹如何摧残人的心灵的《象棋的故事》。“那时候读的一知半解,懵懵懂懂,长大后再重读,一下子就开窍了。”赵立新说,后来他之所以钟爱外国戏剧,很大一部分原因源于儿时阅读外国文学的经历。

  1986年的时候,18岁的赵立新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在戏剧文学系学习编剧专业。大二的时候,转入导演系,之后,被公派去往苏联学习戏剧导演。毕业之后,他去了瑞典,成为了一名职业话剧演员,他也是第一个考入瑞典国家大剧院的中国人。2000年,他回国,成为中央戏剧学院的客座教授。此后,赵立新过着一种瑞典和中国两边跑的生活,瑞典的生活和工作他没办法一下子割舍掉,花了六年时间进行断舍离。2006年,他彻底离开瑞典,也离开了中央戏剧学院的讲台,成为演员。除了演员,他还做编剧,从2009年的电视剧《血色沉香》开始,赵立新抛开其他一切工作,成为一名全职演员。

  实际上,过去的这些年,赵立新在影视上并不算高产,有时候一年一部戏也没有,最多的时候一年两部戏。2015年,拍《于无声处》,后来他凭借这部作品获得了第22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奖。他记得,那一年他同时接了六部戏,工作节奏开始变快了。

  “我是演员,我要演什么样的戏?为什么去演它?你塑造的人物是要让观众接收到什么?你要传播什么?你要影响什么?”在赵立新看来,这是跨不过去的一些问题。

1 2 共2页

编辑:昕亚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1

      火到没朋友的“区块链” 广场舞大妈都聊上了

    • 优势栏目

      福州:大手小手关爱“星星孩子”

    • 优势栏目

      无人超市亮相长春 市民刷脸购物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