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志愿者-正文
青檬志愿者联盟徐立斌的“青春公益”路
http://www.workercn.cn2017-08-15 05:15:49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暑期的北京西站人头攒动,身穿蓝色马甲的志愿者们十分抢眼。“乘坐地铁7号线请往这边走。” “小蓝人”们正挨个为旅客解答疑问。徐立斌也是“小蓝人”中的一员。

  今年33岁的徐立斌有着“北京市最美慈善义工榜样个人”“北京市社会好人”“北京市最美志愿者”等诸多称号,是北京市珍爱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社会服务部主任、北京青檬志愿者联盟的创办人。

  一次偶然与自闭症孩子接触的机会,点燃了这名80后小伙内心的“公益之火”:自2012年底正式注册“北京青檬志愿者联盟”以来,“青檬”的服务范围涵盖了智障助残、助盲、慰老、扶弱等多个方面,参与注册的志愿者达5000多名,累计服务时数达16万小时。

  让“星星的孩子”不再独自闪烁

  徐立斌家住北京通州,每次回家都会路过一家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每一次,都能看见几个孩子抓着大门的栅栏生生地往外望,一动也不动。他上前打招呼,但是无论说什么,那群孩子就是不理他。“如果你一直看他们,他们会用唾沫啐你、用石子打你。”好奇的徐立斌决定一探究竟。他联系了该机构的校长,方知那群特殊的孩子原来是自闭症患者。自闭症的病征包括不正常的社交能力、沟通能力和行为模式,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又被叫做“星星的孩子”,像天上的星星,在遥远而漆黑的夜空中独自闪烁着。

  “这里的孩子们每天上三节课,只有在上课的时候才能和老师互动,下课后就会被关到屋子里看电视,这时只有一个老师照顾他们。”徐立斌说,一个老师根本忙不过来,孩子们吃喝拉撒全在屋里,环境很差。

  脏乱的场景触动了徐立斌,“为这群孩子做点什' ;&,淝"鴙IE' ;&,淝"笔蔽椅市3ぃ煞袢梦颐恐苷乙恍┠昵崛死磁阏庑┖⒆恿奶欤阉谴酵饷孀咭蛔摺! 他的提议得到了校长的支持。接下来的每个星期,他都坚持招募三四名志愿者,带着孩子们去接触外面的世界,与孩子们沟通交流。慢慢地,队伍逐渐扩大,志愿者人数增加到了40人。

  在他的努力下,孩子们的心扉渐渐敞开。但是,徐立斌不满足于此,他经常自己琢磨,如何才能开发孩子们的智力。“志愿者前期介入成效显著,接下来,必须因人制宜,考虑每个人的需求,挖掘每个人的潜力。”徐立斌说。

  就在这时,一个偶然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思考。“我发现自己两三个月没看到的一个自闭症孩子,再见面时居然能说出我叫什么名字、上一次来是什么时候。”徐立斌说,他觉得这孩子很聪明,最起码记忆力很好,应该挖掘每个孩子的特长,以便教他们一些自力更生的生活能力。

  “我们一有活动就放音乐,有的孩子会跟着扭动身躯,我每周找一名这样的孩子,定期有针对性地教他们舞蹈。每次我过来,他们都特别高兴,会抢我的手机放音乐,然后跟着跳。”徐立斌说,“我当时很高兴,这表明他们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每周末,徐立斌都会组织一批志愿者,开展“大手牵小手”活动,带孩子们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我们去天安门、国家博物馆、自然博物馆,甚至是动漫节,在外面比单纯在学校有意义。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自闭症群体,社会上了解的人多了,影响力也就大了。”徐立斌说。

  领着盲人朋友“看”世界

  除了每周末去康复中心的志愿活动,徐立斌一周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中国盲文图书馆、北京西站、地铁站等都是他常去的地方。“徐立斌闲不住,没有他不做的事,他总能给自己找到事情做。”青檬志愿者联盟北京西站领队马成朋说。

  无论春夏秋冬,不管雨雪阴晴,只要没有重要的事,徐立斌每周二都会去中国盲文图书馆。在那里,很多盲人朋友和徐立斌是“好哥们”,只要他一去,大家都特别高兴,因为徐立斌总能给大家带来最新的电影解说、社会上的新鲜事儿,大大满足了盲人朋友对各方面知识的需求。

  盲人朋友喜欢听徐立斌给他们读报纸、读杂志,分享社会新闻。他们对知识有需求,徐立斌尽力去满足。有盲人朋友看好了一本书,但苦于没有盲文版,徐立斌就自己动手,利用业余时间将书的内容变成音频版录入电脑,再拷贝到盲人朋友的手机上,把无声的文字变成有声的语言。每本书的录入都是一个枯燥且漫长的过程,但徐立斌却将之视为自己学习的过程。

  “盲人朋友也希望跟正常人似的出去走一走、玩一玩,针对这种情况,我会带一些志愿者去陪伴他们。”徐立斌说,有一次组织活动,他们想去汽车博物馆参观,因为看不见,他们希望能摸一摸汽车,通过肢体感触下汽车的存在。但博物馆有些东西肯定是不让摸的。幸好博物馆的负责人很理解他们,特意划出了一片可以通过“摸”来参观的汽车,摸过之后,他们特别激动,“这种感觉其他人很难体会到。”

  春运、暑运期间,盲人朋友也需要回家。徐立斌会在这期间对志愿者进行导盲培训,传授给志愿者一些必需的导盲知识,怎么跟盲人朋友搭讪,怎样用导盲棍辅助盲人朋友,怎样用肢体牵引盲人,怎样带盲人朋友走楼梯、上电梯、过轧机……事无巨细。“我们也会向盲人朋友公布我们的电话。只要在北京五环之内住的盲人朋友,有任何要去火车站、汽车站的需求,都可以和我们联系。我们给他对接就近的志愿者,从家把他带到车站,协助他买票、进站乘车。”徐立斌说。

  “闲”出来的公益之路,绽放自己影响他人

  徐立斌的公益之路,是“闲”出来的。就业伊始,他在一家培训中心做下岗职工培训,每个月除了两周的时间需要给职工培训,剩下的时间都窝在电脑前玩游戏。可他偏偏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想找点什么事儿来做。“那就去做点社会公益活动吧!”公益之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但他却坚持了下来,并将志愿者服务变成了自己的事业。

  “以前的生活就是上班、游戏、回家三点一线,就这么多事情,现在的生活主题就是志愿者服务,一天到晚都想着这个事情。”徐立斌说,“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学习,要做好志愿服务工作,什么都得学。”徐立斌翻出了自己的《志愿服务项目汇编》和《志愿者服务指南》说,团委、社工委会提供一些培训的机会,自己也经常去外地学习其他的社会服务组织的运行和发展,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大量的相关书籍。

  “现在我觉得跟被服务对象说话,跟他们在一起,就跟家人的感觉是一样的。我已经把他们当成我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徐立斌说,在这个过程中也慢慢改变了自己,把以前干不好、不能干、不想干的事情都做起来了。

  徐立斌的志愿服务不仅帮助了“特殊人群”,也在不知不觉中帮助了志愿者。“54岁的白丽萍,是北京西站的电梯工人,她上班的时候负责电梯,休息时就直接来我这里服务。”徐立斌说,白丽萍最初是“青檬”的一名志愿者,因为服务细心周到,所以被西站招聘为正式工作者,像这样通过“志愿服务”带动就业的例子,徐立斌的团队还有很多。

  在徐立斌的影响下,不仅仅他的妻子、父母都参与了进来,还有一家五口人都参与志愿者服务的马成朋,也有每个假期积极参与、每天7点钟从京郊坐小火车来上班的覃振模,凡此种种,不胜枚举。徐立斌的队伍越来越大,据他自己估算,目前登记的志愿者和非登记的志愿者加起来能达到1.5万人左右。

  从一个人,到百人、千人再到上万人,徐立斌的公益之路,用青春和热情铺就。温暖的人群并不小,榜样的力量并不弱。(杨昊  巩彦博  陈宛钰)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八达岭长城地下10...

1株仙人球开花13...

夜鹭闯进居民...

“中暑”孔雀...

 

    教育部会同国家教育统一考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分7组赴有关省份开展高考安全督查……

    连体女婴回到了省人民医院进行各项的身体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两小姐妹的身体各项指标正常……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