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志愿者-正文
不是让他们变得强大,而是让我们变得温和(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7-21 06:09:59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很多孤残儿童其实内心早已与自己身体的不完满和解,他们希望接触正常的社会。人们害怕他们受伤,但是对他们的怜悯,或许本身就是一种歧视——

不是让他们变得强大,而是让我们变得温和

志愿者的孩子和孤残儿童一起玩泥塑

  7月16日上午,在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宋庄上上美术馆的活动大厅内,近500名社会爱心人士和他们的孩子同117名孤残儿童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泥塑公益活动。红色的地毯上,大家席地而坐,手里五颜六色的橡皮泥,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很快变成了形象各异的卡通人物。这个名为“小小雕塑家,为爱飞翔吧”的公益活动是由9个来自不同行业的年轻人筹办,他们有公关公司的老总,有从业十多年的记者,有摄影师,也有企业大区高管。

  “筹划和组织这样一场公益活动,其实让我们自己受启发最多,这让我们反思,所谓有缺陷的孩子到底需要怎样的关注和公益?”活动发起人之一的陈燕燕陷入了深思。

  “从孩子自身的立场出发,去感染更多的人”

  “该去关注哪些群体,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大家经过了激烈的讨论。”陈燕燕是长期热心于公益活动的志愿者,也是一家公关公司的负责人。

  “活动的目的一是要服务社会弱势群体,另外也更在于感染更多的人关注公益事业,这是我们的初衷。”陈燕燕说。“让孤残儿童和正常孩子一起活动,让他们在正常的环境中互动、游戏,感受到社会的爱,这会在他们幼小的内心里种下美好的种子。”

  要给这些孩子们办什么内容的活动,是摆在志愿者面前最迫切的问题。

  “带他们去动物园、海洋馆参观?或许这样的内容对于我们没有办过活动的人来说,更易操作,可意义何在?”

  “活动必须走心,感染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我们也不需要将这些孩子渲染得有多惨。”作为一个有相关经验的志愿者,陈燕燕建议,招募若干爱心人士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同孤残儿童进行互动和交流,一起做泥塑就很好。

  “之前也遇到过一些活动,为孤残儿童进行文艺表演,主持人极其煽情,把孩子描述得特别悲惨,这并不是孩子们真正想要的,他们想被像正常人一样对待,要让他们有参与感,该从他们的角度出发。”

  志愿者老杜说,他们在朋友圈发布了筹款消息后,人们的爱心超出了他们的预期。由于说明了活动目的,上上美术馆仅以2000元的价格就提供了一个可容纳600多人的场馆。

  “这个过程让我们很感动,社会爱心人士的热情和帮助让看似不可能解决的困难迎刃而解。身边愿意献爱心的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多。”陈燕燕说。

  “妈妈,我小时候也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啊”

  周日中午,活动顺利结束,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孩子们的泥塑作品和文艺表演,都获得了很好的效果。

  从事幼师工作的志愿者小苗敏锐地发现,其中一个听障小女孩,在泥塑造型和色彩搭配上很有天赋。

  “孩子们真的很开心,也很享受。”带着孩子们参加了这次活动的北京360晨光宝贝之家的赵老师在活动之后表示。360晨光宝贝之家是一家孤残儿童的公益机构,这次赵老师带了4个孩子参加这次活动。

  无论是正常的小孩还是所谓的孤残儿童,活动现场孩子们一样活跃,一样笑得天真。志愿者艾克是一名专职作家,她说这些孤残孩子身上的阳光和灿烂打动了她。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孤残儿童公益活动。“孩子们比我想象的自信,除了身体和生理上的一些障碍,他们和所有孩子一样正常。”艾克说,“相比这些孩子,这样的活动或许对我们的教育意义更大。”

  作为一个5岁孩子的妈妈,陈燕燕对这样一群“特殊”的孩子一直很关注。如何面对身体残障的孩子,为何要办这样一场活动,就她个人来说受益于此前一次与女儿对话的启发。

  之前,她曾为一家孤残儿童机构做志愿者,有一次她要去给孩子们服务,女儿说也想一起去。她对孩子说:“不行,那些孩子有的是聋孩子,有的不会说话,有的不会走路,而你是一个健全的孩子,你去了可能会刺激到那些小朋友,他们会不开心的。”可是孩子接下来的回答,竟让她哑口无言:“妈妈,我小时候也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啊。”女儿的回答,让她深深感到,在孩子的世界里,天然就没有“歧视”的概念,在他们的世界里,所有的小伙伴没有什么不同。

  后来,她带着孩子去看望那些孤残儿童,事实也证明,孩子们之间的交流和玩耍也更惬意和自在。

  “怕孩子们受伤其实是歧视的开始”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高玉荣的一项研究显示,截至2012年,全国共有888.55万孤残儿童。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数据,中国每年有80万至120万名缺陷儿出生。如何让这一数量庞大的儿童群体融入正常的社会,是一个摆在人们面前的现实问题。

  “悲情、可怜、惨,这或许只是正常人对这些孤残儿童的刻板印象和错误认识,也是媒体和社会教育在面对弱势群体时的一厢情愿。”赵老师说,“这些孩子很多其实内心早已与自己身体的不完满和解了。在他们的观念里,不少人早已适应了身体上残障,因为天生如此,在他们看来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而是我们自以为他们需要特殊关注,需要怜悯和同情。”

  “让孩子们接触正常的人,这很重要。”赵老师表示,很多残障儿童的公益机构和学校,更愿意让孩子们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和交往。“正常地去玩耍、去游戏,给他们一个正常的环境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要让他们时时刻刻觉得自己和正常人不同”。

  作为一名母亲,陈燕燕也在反思,她教育自己的孩子如何对待孤残儿童上曾经存在的误区。“该把他们当正常人对待,不要给予他们过度的关注。”她说在巴黎的街头,遇到的一幕特别令她感动,“一个没有手臂、没有下肢的姑娘,坐在轮椅上和身边的朋友侃侃而谈,极其自然和正常,看不出任何自卑,过往的路人也不会给予她特别的关注。这或许是社会在面对残疾人士时应该努力的方向,特别是对待孤残的孩子们时。”

  “创造条件让他们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去正常地社交、工作,这需要人们在观念上进行转变。”陈燕燕说,对于这群身体有残障的孩子,教育的误区或许在于:害怕他们受伤。而这其实是歧视的开始。

  “一直以来或许我们都错了。他们不需要怜悯,社会不是要让他们变得更强大,而是要让我们变得更温和。”(中工网记者 兰德华 文/摄)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高温下的扬州动物园...

中国最北熊猫馆“周...

吹空调、啃西...

不会开船不是...

 

    教育部会同国家教育统一考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分7组赴有关省份开展高考安全督查……

    连体女婴回到了省人民医院进行各项的身体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两小姐妹的身体各项指标正常……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