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你的一杯热水,他的满身冰霜

来源:新华网
2021-01-13 21:49:14

  新华社西宁1月13日电(柳泽兴)冬天坐上列车,饮一杯热水消去身上寒气,洗一把脸缓解旅途疲惫,摁一下按键带来厕所清洁……这些场景司空见惯,但这些水从哪里来、怎么来呢?

  找寻答案,绕不开铁路上水工。他们的职责就是及时为车厢补水,满足列车用水需求。

  冬季的青藏高原寒气逼人。7日早晨9时许,西宁火车站气温接近零下20摄氏度,这里海拔高,气温低,为列车上水更加不易。上水工刘元成刚接班半个小时,没来得及喝口热水便进入股道作业。接下来的48个小时,他和工友们将为近720节车厢完成上水作业。

  刘元成是甘肃天水人,今年50岁,曾经在家务农,后来跟着包工队参与西宁火车站的改扩建工作,新站建好了,刘元成也留了下来。

  为听清指令和灵便活动,所有上水工都不能戴耳套,也不能穿长大衣。为防止手被水渍打湿,刘元成只能在棉手套外再套一双更大的橡胶手套,操作起来更加不便。“我们一般穿一层棉衣棉裤,穿太多影响作业。”刘元成说,等作业完成回到间休室,“大家的眉毛都结满了冰霜”。

  列车停靠时间有限,每次上水是与时间的竞赛。当列车停稳,刘元成便赶紧跑向水井,左手打开水井盖,右手拉出冻得硬邦邦的上水管,迅速弯折软化水管后,紧了紧略微滑落的橡胶手套,然后一手拖着三十多斤重的水管,一手扒着车厢借力,小心走过结冰的股道,最远时要将15米长的管道全部拉出,再用力插入车厢注水口,最后还得弯腰拧开水井侧边的水阀。

  操作不复杂,但对于时间、节奏的掌控却要求极高。此时,刘元成又赶紧跑向下一个水井,如此反复操作三四次。等作业完毕,他还需对整列车进行回检。

  刘元成直言,冬天是“最难最累的季节”。气温较低时,每辆驶入西宁站的列车车厢侧边总是挂着大冰疙瘩,近四分之一的列车会遇到车厢注水口被冻住的情况。有时水阀刚一打开,上水管就被崩到地上到处喷水,很快又结成冰。

  当天,刘元成作业的第一趟列车一连3个车厢的注水口都被冻住,为不耽误列车正点发车,他拿着螺丝刀跑前跑后忙着疏通。遇到没法疏通的车厢还得向列车长汇报,提醒在下一个站点重点作业。等回到间休室,时间已过去近1个小时。

  在冬季,每过一段时间股道总会结上厚厚的冰。由于白天要接送列车,只能在零点后进行除冰工作,一干就是2到3个小时。站在站台上负责瞭望的安全防护员也“冻得手脚麻木,作业完成进间休室时,手脚痛得快要掉眼泪。”

  在西宁火车站工作近6年,刘元成把家也安在了西宁。如今妻子在站内入库列车上做保洁,儿子也在西宁上班。

  当列车完成上水工作,缓缓开动,就是刘元成最开心的时候。“我很满意,努力工作就是为旅客能在大冷天上车就喝上热水。”

  原标题:你的一杯热水,他的满身冰霜——西宁火车站上水作业见闻 

责任编辑:韩瑞敏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