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审批低门槛广告擦边球,“消”字号多少隐患待消

婴儿霜“大头娃娃”事件再追踪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21-01-13 10:26:41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吴剑锋、陈弘毅、张璇

  近日,有微博博主曝光了一起疑似“大头娃娃”的事件,一家长爆料称,自己从市面上购买了一款疑似激素超标的抑菌霜,5个月大的孩子在使用后出现“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的症状。

  一石激起千层浪。抑菌霜是否添加激素、涉事企业资质如何、到底还有多少无保障的幼儿产品在市面流通……时隔多日,围绕涉事企业、测评机构、当事人以及监管部门的争论仍不绝于耳。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日前往涉事企业调查发现,虽然最终结论还未公布,但该事件折射的部分“消”字号母婴产品“生存之道”,值得社会反思。

  这是1月8日拍摄的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公司。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实际出货数或不止1200瓶

  “是否含有激素”成为当前各方争执的焦点。此前,爆料者“老爸评测”曾分别从网店和实体店购买了涉事产品和另一款婴儿面霜,均为“(闽)卫消证字”,送往检测机构检测,结果显示均含有30多(mg/kg)的激素(氯倍他索丙酸脂)。

  “‘消’字号产品,简单说是用来消毒卫生的用品,是不允许加入激素类药物成分,氯倍他索丙酸脂是非常强效的糖皮质激素,带来的副作用也相当大,长期超量使用会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艾斯说。

  针对激素超标的质疑,记者第一时间探访涉事企业“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这家约800平方的企业租用当地一工业园的三层,地点较为隐蔽,室内包括生产、净化、包装等车间。

  “在没用这款产品之前,当事人已经用了好几款其他产品,说不准是不是其他产品的问题。至于激素成分超标,要看是否是权威机构检测的结果。”现场,企业大股东胡永林解释,他还拿出一张由某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出具的样品检验报告作为佐证,上面“氯倍他索丙酸脂”一栏显示未检出。

  记者看到,该报告上声明处写着“本单位接受的委托送检样品,其代表性、真实性和准确性由委托方负责”,而该样品委托机构正是该公司。

  漳州市卫生监督所所长汤锦升介绍,涉事企业于2017年4月注册成立,6月取得福建省卫健委审批的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号,是一家生产、销售卫生用品的企业。企业生产车间为30万级净化标准车间,符合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规范。

  据了解,当地卫健部门已对现场查见的留样样品、产品包装材料等进行取样留置,目前正联系厦门海关综合检验中心开展涉事产品激素含量检测工作,对于流入市面的产品,正持续跟踪下架召回进度,待寄回后同步进行检测,相关信息将及时公开。

  目前还有多少产品留在市面?漳州市卫健部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场查看该企业生产清单和销售清单发现,目前涉事的产品有两个生产批次共1200瓶,都是订单式发货,销往江苏宿迁和连云港。但有内部人士反映,厂家或有更多渠道,实际出货数不止1200瓶。

  “出厂4元,销售80元”

  尽管目前是否添加激素仍无定论,但这并非“消”字号母婴市场首次曝出问题。游走在政策边缘,一方面享受着“低门槛”待遇,一方面夸大使用效果,利用巨大的利润空间抢占市场,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态势——某种程度上,涉事公司“欧艾”折射了“消”字号母婴产品的生存之道。

  审批备案环节,瞄准“低门槛”待遇。目前卫健部门反映该企业审批备案环节均无问题。但记者采访了解到,该企业职工仅5人,法人代表此前长期从事设计工作。成立后前几年,公司除了生产一点样品外,一直在寻找代工厂拿货,自己只负责包装销售,去年才开始自主生产,而生产的两款产品均被曝出问题。

  “一般面霜类产品有‘消’字号和‘妆’字号,前者由地方卫生部门审批,审批时间短,企业无须标出产品所有成分。而后者由国家药监部门审批,审批时间长,同时需要标明所有成分和辅料,管理严格。”“老爸评测”说,在此背景下,不少资质较差的小微企业为了尽快上市,会选择“投靠‘消’字号”。

  相关专家证实,“消”字号产品门槛较低,以涉事的抑菌霜为例,备案审批环节,国家规定的检验项目不包含该激素成分,这就给了一些企业可乘之机。同时,企业备案环节只需自行寻找认证机构、自行邮寄样本,最终只将结果提供给地方卫健部门,而卫健部门无须到现场查验,不排除有的企业利用假样本蒙混过关。

  广告宣传环节,一手隐瞒、一手夸大。记者查看涉事产品说明书,发现上面未标明激素,还写着“可用于日常护理”,疑似诱导消费者长期使用。针对企业提供的样品检验报告,内部人士提示,由于企业可自行送检样品给认证机构,许多企业还会送出一些无激素的样品,换一纸“无激素的报告”,并在宣传时使用,进一步误导消费者。

  据媒体报道和部分购买者截图,涉事企业官方微信公号上曾多次宣传该款婴儿霜可祛红止痒、修护受损皮肤,是婴童皮肤问题修护、日常护理必入款。而根据国家规定,“消”字号产品不得宣传具备治疗效果。

  “擦边球”形式夸大宣传是不少此类产品的惯用手法。“现实中往往有消费者被此类宣传中所谓的‘疗效’蛊惑,私下购买产品,不仅可能对人身安全造成伤害,而且维权也往往比较困难。”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说。

  销售环节,通过高额利润诱惑抢占市场。记者曾在厂家文件柜中发现一份出库单,涉事的25g抑菌霜的出库价为4元,但市场价为80元左右,中间存在70多元的利润空间,而某知名品牌的25g抑菌霜则只要30元左右。据行业有关人士透露,一些违规的“消”字号产品成本仅3元左右,却卖到三百元的“天价”。

  “老爸评测”说,由于添加激素后见效快,部分“消”字号敢于采取高定价策略,这给线下母婴店留下大量利润空间,正因此,这些资质不高的品牌能在线下迅速抢占市场,“我们去了连云港4家母婴店,这些产品都摆在货柜显眼位置,说起孩子的症状,店员都极力推荐这款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消”字号产品包装和广告不得宣传治疗效果,但母婴店的口头推销实际上弥补了这一缺陷。

  严格适用类型,提高准入门槛

  受访专家、医生和内部人士认为,针对该事件折射的“消”字号母婴市场种种乱象,一方面应尽快查清真相,另一方面,需要提高市场准入门槛,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确保相关产品的安全性。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应进一步严格“消”字号产品的适用类型,考虑将幼儿抑菌霜等产品纳入市场监管部门统一审批和监管,提高准入门槛。否则长此以往,面临高强度监管的“妆”字号等产品反而丧失市场竞争力。同时,筑牢事中事后监管防线,出台统一政策,确保属地卫健部门对各家企业能做到一定程度的定期抽检,并将各类激素指标纳入检验检测范围。

  陈音江表示,杜绝此类违规问题,关键还是要对症下药。商家之所以虚假宣传和非法添加违禁成分,目的就是为了牟取更多非法利益。所以,一旦查清商家确实存在违法行为,不仅要使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而且要依法对其进行行政罚款、停业整顿、吊销执照等处罚,让违法者得不偿失。

  艾斯建议,婴幼儿得了湿疹等皮肤病后,应当到医院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用药。“激素类的药物确实可以治疗皮肤病,但前提是在医生的指导下去使用,患者去母婴店购买护肤霜等产品的时候,也要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了解产品所含的成分,去选择合适的产品。”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