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民生

高清图库

 

记疫情“风暴眼”中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

2020-02-01 07:47:52  来源:新华网

  1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疫情有关会议结束之后赶回医院。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他身后,从一个病区,到一栋楼,到三栋楼;护士从2小时交接班一次,延长到四五个小时一次;医生更是恨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来用……

  “去年12月29日到现在,他没休过一天,只有两个晚上离开医院稍微早些。”金银潭医院党委书记王先广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这位搭档蹒跚的身影。

  越来越多的同事发现,一向脚步如风的院长下楼梯脚步越来越慢。面对越来越多人的追问,张定宇终于承认“我得了渐冻症,两年前就犯病了,下楼吃力,更怕摔倒。”

  渐冻症是一种罕见病症,慢慢会进展为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直至呼吸衰竭。“我特别怕下楼,必须扶着。平时,我下楼都会抓住我爱人。”

  1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多少次问他,都说膝关节动过手术。”感染科主任文丹宁说。直至这次,她和其他同事才回过神来,“为什么他脚步高低不平,上下楼一定要抓紧扶手,慢慢挪。”

  北七病区护士长贾春敏却不承认。“他明明走得好快!”1月21日晚腾退完病房后,正等待转入新病人,贾春敏就接到张定宇电话:“五分钟到北7楼,看新病区还差些什么?”

  放下电话,贾春敏赶着拉上装物资的小推车一路小跑。“他从办公室到北7楼比我远,等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那儿了。”贾春敏说,“平时他老跟不上我们,但他拼的时候,我们跟不上他。”

  “有他在,医护人员、病人、家属心里都有底。”文丹宁说。

  33天和30分钟:“没说太多话,都很疲惫,只是离开时叮嘱了下保重。”

  慢和快,在张定宇身上,在疫情发生后,组成奇妙的复合体。

  清早6点钟起床、次日凌晨1点左右睡觉,不知不觉成了常态。好几个夜晚,张定宇凌晨2点刚躺下,4点就被手机叫醒。

  情和痛,也从不知什么地方会来个突然袭击。

  1月29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张定宇在去病房的路上。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金银潭医院收治首批病人22天后,张定宇得到消息。在武汉另一家医院工作的妻子,在工作中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住进相隔十多公里的另一家医院。

  妻子入院三天后,晚上11点多,张定宇赶紧跑去探望,却只待了不到半小时。“没说太多话,都很疲惫,只是离开时叮嘱了下:保重。”采访时,张定宇不愿多回忆那宝贵的30分钟。

  “实在是没时间。我很内疚,我也许是个好医生,但不是个好丈夫。”眼前这位五大三粗,和普通人眼中医生形象很不匹配的硬汉,眼圈忽然红了。“我们结婚28年了,刚开始两天她状态不好,我就怕她扛不过去。”

1 2 3 4 5 共5页

编辑:卢云

高清图库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