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民生

优势栏目

【特稿86】地震孤儿的10年回家路

2018-05-12 08:55:55 中工网——《工人日报》

  离开家园之后

  5月9日这天,意料之外的小雨,让胡源忠有点担心。他怕影响大家团聚的情绪。

  然而淅淅沥沥的雨中,五颜六色的伞下,回到家园的孩子们,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从宿舍到食堂再到操场,他们一路上都贴在一起聊天。

  时间在安康家园这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里,留下不少印记。10年间,白色的墙壁开始泛黄,新建家园时刚栽下的树苗已高至两层楼,安康爸爸和妈妈们的头上也藏了白发,孩子们一拨接一拨离开家门,昔日吵闹嬉笑声不断的家园,逐渐冷清。

  安康家园里,有一整面墙上都是家园孩子们的大学录取信息。截至目前,已有282名学生考上大学。而在走廊的位置,还单独设立了家园光荣榜,那里不仅有从家园走出的大学生,还有火锅店店长、销售主管等在各行各业干得出色的人。

  “不唯学历,唯能力。”这是胡源忠希望传递给孩子们的。在安康,这样的理念与氛围带给孩子们更多的自信。他们没有因学历而相互攀比,也没有因身处生产一线而妄自菲薄。“孩子们擅长的东西不同,更何况职业哪有高低贵贱,只要遵纪守法,靠本事过上好日子,就是优秀的人。”胡源忠说。

  虽然离开了安康,周砚目前工作的单位就在距离家园不远的地方。进入社会后,周砚几经辗转,成了一名塔吊司机,平时在机器轰鸣的工地上习惯简装出行的她,为了这次相聚专门穿上了新买的衣服,细心地化了妆。

  大地震后,因为父母亲人遇难,周砚带着妹妹进入安康家园。3年后,初中毕业那年,她的分数原本可以上一所艺体学校,后来因为身体原因遗憾放弃。离开家园后,她开始了四处闯荡的生活,火锅店、服务店都曾留下她的足迹。

  “尽管有时候会感到很辛苦,但还是提着一口气不敢放松。要坚持努力,才能实现目标。”周砚说,离开家园时,安康爸爸和安康妈妈们反复的叮嘱,她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周砚成家了,丈夫是与她在同一项目工作的现场管理人员。婚后二人育有两个可爱的宝贝,“记忆不会被抹去,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只希望好好把握当下”。

  张森目前是成都客运段成都开往北京西T8次列车上的炊事员。他说,这份工作让自己实现了小时候的职业理想。

  2009年,张森与其他地震孤儿一起乘坐专列从日照安康家园返回四川。途中,为了安抚仍在为分离而悲伤的他,列车工作人员送来了漂亮的笔记本和羽毛球拍。张森感到哥哥姐姐身上的工作制服很酷,并希望长大后也能成为其中一员。

  梦想的种子一天天发芽。201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森进入成都客运段成为实习餐车炊事员,并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录用。

  过去的5年时间里,张森抓住每一次回馈的机会。2016年,得知将有一批先心病、脑瘫儿童乘坐他值乘的Z50次列车前往北京时,他专门了解了患儿的饮食禁忌,为患儿烹制了美味适宜的菜肴。

  “把在安康家园中感受到的爱传递和延续下去。”张森说,因受助于危难之时,所以更希望自己做一个发光发热的人,把温暖带给别人。

  家永远在那里

  安康家园一层走廊的感恩柱上,贴满了安康孩子们今昔对比的照片。曾经又黑又瘦的小女孩,如今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彼时脸上还挂着高原红的男娃娃,现在已经戎装在身。工作照、结婚照、全家福……每一张照片背后,胡源忠都能讲出一段故事。“柱子太少了,还有好多没贴出来。”

  干爹、爸爸、叔叔、园长……9年多的安康时光,胡源忠与孩子们吃住在一起,并以各种身份扮演着一个“大家长”的角色,只有每天早晚一次的打卡,在提醒着他“这是一份工作”。

  “孩子们可能很怕我。”胡源忠无奈地笑了笑,“离开家园的孩子会一直和安康妈妈保持联络,他们会和妈妈们拥抱、撒娇,但有时候见到我会显得拘谨、不知所措。”

  眼下,双流安康家园接收的672名孤困儿童,大部分已经长大成人并完成基础教育和高中阶段的教育。仍在安康家园的孤困儿童仅剩48人,其中初中5人、普高20人、职高23人。每天放学后,初中的5个孩子回到安康家园,其余的孩子住校。

  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是所有孩子都能如约回到安康团聚,但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几乎所有人都分享到了这份团聚的喜悦。

  胡庭的戎装照被挂在安康家园的光荣榜上。7年前,胡庭考上职校离开安康家园,参军后远赴河南。由于身在军营,他没办法控制出行的时间,但又不想错过10年团聚,便在今年4月提前回了趟安康。

  胡庭说,每当别人问及他的家在哪里,他便会反问对方,“你知道安康家园吗?”

  “安康是我们永远的家。”时隔多年又见到了曾经照顾她的安康妈妈张爱莲,李敏很激动。张妈妈当年照顾的6个女孩里,有的远嫁,有的在外求学,此次未能全部聚首。为了弥补遗憾,她传了许多现场的照片到微信群里,想把思念分享给远方的姐妹。

  望着孩子们相拥相泣、放肆喧闹的场景,李书曼感慨,“在一起的日子真好,可惜的是,每一次相聚都意味着别离”。她掰着手指盘算,眼下家园里还有48个孩子,今年暑假一过,就只剩不到20个常住的孩子了。

  随着时间的临近,还在家园中的一些孩子也早早开始规划起了未来。

  宋珺目前高职在读,她准备努努力把本科攻下来。10年前,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宋珺,被爷爷告知将去山东日照看一次海,懵懵懂懂的她就这样走进了安康的世界。在安康10年,她向胡爸爸学吉他和武术,与安康的兄弟们一起打篮球,和安康的姐妹们一起争抢零食、讨论偶像,曾经因淘气一起排队挨手板的日子,在安康妈妈组织下用小刷子比赛洗刷羽绒服的欢乐……一晃眼,这些都变成了往事。

  上个月,最好的朋友因为毕业季的顶岗实习也离开了安康,她难过了很久,“她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在安康,未来我也一样要从这里走出去,一想起来就会有些伤感。”

  这次10年团聚,哥哥姐姐们的回归让原本有些茫然无措的宋珺豁然开朗起来。她听着大家讲述外面的多彩世界,感受着那些炙热亲切的问候,“原来情感一直在那,并没有断。突然觉得离别也没那么可怕了。”

  “等最后一个娃娃被送走,安康家园就会关闭,这是它成立之初就规划好的结局。”每每谈及使命即将终结的家园,胡源忠总是若有所思,“我也无法想象那一天到来时会以怎样的心情面对,但只要孩子们都好,家园就会一直在。”

  “爸,你到哪去了呀?”闻声望去,在安康家园通往棠湖小学的小路上,隔着很远的距离,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孩一路笑着朝胡源忠走来。胡源忠紧锁的眉头倏然展开,快步迎了上去。背包带把他的衬衣压出了一个并不明显的褶皱,孩子们很自然地帮他整理了起来。

  安康家园唯一的一张全家福,还是当时孩子们刚入园时拍的。5月9日这天,280名回家的孩子、48名尚在家园学习生活的孩子与陪伴他们长大的安康爸爸、妈妈们一起再次合影留念。

  快门按下的那一刻,“我们回家了”的欢呼声响彻天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涉及的安康家园孩子均为化名

1 2 3 共3页

编辑:吴葳
 

相关阅读

 
 

高清图库

 

首发策划

热门排行

 

热点推荐

 

优势栏目

    • 优势栏目1

      【特稿86】地震孤儿的10年回家路

    • 优势栏目

      【汶川地震十周年】映秀花开

    • 优势栏目

      【热点关注】配售成风,药酒可以这么卖吗?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