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4日 北京 晴

《春节家的味道已经铸成了最眷恋的生活气息》


熟悉的味道,也许不是最美妙的,却是最有安全感的,因为这是家的味道,这是妈妈的味道。这么多年,不管我离家多远,这些味道已经铸成了我最眷恋的一种生活气息。只要回 到家里,闻一闻家里熟悉的味道,漂泊一年的心,无论有多么疲惫都会突然变得舒缓起来。

有人说,亲情是深入血脉的长情,无论你在哪儿,是否顺心,是否孤单,只要回到家,所有的一切都会变的温润起来。每每到春运,满满的车厢里挤满了人,就如载满了回家的那份满满的期盼和欣喜。

南方的冬天阴冷潮湿,记得每到春节,我和爸妈围坐在暖气旁,吃点瓜子、喝点茶水、看看电视、唠唠家常,我会把这一年工作和生活上的事讲给妈妈听,也会听妈妈说说邻里阿姨的故事,妈妈也会唠叨我几句,但更多的是心里的牵挂。是啊,和妈妈分开一年了,妈妈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跟我说呢,我总能看到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

妈妈对女儿的思念,我以为自己一直都懂,所以现在不管在外工作有多忙,我都会坚持每天给妈妈打一个电话。抱抱妈妈、撒撒娇,这个极其平凡的举动,对我这个漂泊在外的人来说,却显得弥足珍贵。

去年放假回家,看到妈妈养了一只猫。我担心她因身体不好,不能接触宠物,便劝她不要养这些。她说自己会注意,我也就没太当回事。午饭时,妈妈喂猫猫吃东西时似自言自语地说:“你不在家的时候,猫猫就是你。它就跟你小时候一样,缠绕在我身旁,是怎么都赶不走的。你现在长大了,在那么远的地方工作,想看一眼都变成了千里迢迢……”这大概是我听过最酸的话。

记得小时候,不管是我这个“假小子”在外面疯玩了一天被妈妈喊回家,还是被隔壁胖小子推倒在地、摔一身泥,惨兮兮地回家,妈妈总是会用热毛巾给我擦脸,再给我换衣服,有时还会教训我几句。

妈妈不擅烹饪,但每年春节的年夜饭妈妈坚持亲手来做。一早就为我们煮好热乎乎的饭菜,迎接我们回家。妈妈总是要将她自己做的饭菜推销一番:“这个菜今天真的做的好吃极了呢,你们还不赶紧过来吃就要被我吃光了”,“对,这个米粉今天放了好特别的香料哦”,“哇,真的是好香好香”……其实我知道这些都是寻常的味道,可我还是很高兴地吃完。

看似平淡的日子,却像一张温暖的网,网住了我们一家人,网住了天南地北游子的心。再有几日就是羊年春节了,我又能偎在妈妈怀里撒娇了……想到这儿,我耳边已经响起了平翘舌不明显的南昌口音的广播了。

是的,依旧是那温暖潮湿的气息,依旧是家的气息。

专题链接:中工新闻“春运日记”温暖回家路大型主题报道



小编:石榴




心语

午饭时,妈妈喂猫猫吃东西时似自言自语地说:“你不在家的时候,猫猫就是你。它就跟你小时候一样,缠绕在我身旁,是怎么都赶不走的。你现在长大了,在那么远的地方工作,想看一眼都变成了千里迢迢……”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