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1日 北京 晴

《春运路上任何食物都满载着幸福的味道》


这么多年,虽说不上走遍大江南北,也尝过不少地方美食,可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是火车上那些不起眼的“吃食”。

小时候的我,虽不像现在有“吃货”这个封号,但很早就暴露了嘴馋的本性。那时候,我跟着爸爸生活,只有在春节,才能吃到妈妈从遥远的北京带给我的那种瓷瓶装的酸奶,因为夏天气温高,再加上路途遥远,酸奶这种“金贵”的东西是没有办法保存的。妈妈每次都会带四五瓶给我,因为我住的城市并没有酸奶这种稀罕玩意,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就成了我整年的期盼。如果是我和爸爸去看望妈妈,那回来的路上,也必然是要带上几瓶的。可我这个“小馋猫”多半等不到到达目的地,就会“干掉”两瓶。剩下的便不舍得再喝,回家熬一整盆的鲜奶,晾凉了之后倒入酸奶,放在暖气上等个四五天,便如魔法般成了一大盆酸奶。可多半那些半成品,也早早地进了我的肚。

每次坐火车,除了心心念念的酸奶,我还会惦记另外一种吃的,那就是方便面加火腿肠。现如今,那可能不算是稀罕,甚至是坐火车的“标配”,可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真真儿算得上是“高大上”的食物了。每次,爸爸都会把他碗里的火腿肠分给我,而我便不客气地一扫而光,连面渣儿都不放过。

再后来,吃腻了方便面,我就开始惦记餐车“出品”的那些食物。每当列车员推着餐车走过,那飘散在空气中的香气都会让我自觉地做几次深呼吸,可惜的是,生活节俭的爸爸妈妈很少给我买那些盒饭,就算偶尔奢侈买下的几次,吃到的虽不似想象中那么美味,可做为买了的少数,享受别人羡慕的目光,也是美美的。可直到今天,我对这种香味仍然很有期待,看到别人端着饭盒享受“美餐”的时候,还是会吞口水。

上大学以后,一路坐火车从南方回北京,每一次停靠都是一个美食驿站。

一进长沙,站台上满是卖臭豆腐的小摊,看到那些吃得“乌攘乌攘”的食客,也觉得这臭气熏天便不再是什么罪过;郑州的烩饼焖面是可以尝试的,这些适合北方人口味的吃食,必然不能错过;等到了北京,虽然有满站台的烤鸭子在召唤,我还是会“抛弃”它们,奔向心中最好的食物:妈妈做的一桌子饭菜……

除了独乐乐,我偶尔也会和身边的吃货一起分享。回家这一路,吃着美食,看着风景,也算暂时安抚一下这颗归心似箭的小心灵。等过完春节返校的时候,我的舍友们变有了福利,当然,我也会跟着享用别人家乡带来的美食。于是,因为这个共同爱好,我便有了更多的朋友,更多的旅途快乐。

这就是中国人,这就是中国的春节。春运路上任何食物,都满载着幸福的味道。

 

 

专题链接:中工新闻“春运日记”温暖回家路大型主题报道



小编:无花果




心语

这就是中国人,这就是中国的春节。春运路上任何食物,都满载着幸福的味道。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