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0日 北京 晴

《10分钟到2000多公里,最难忘的还是那盏灯》


20年间,回家的路从10分钟,变成了2000多公里。那个每天伴着夜色跑回家的小胖妞,如今成了只有春节才能归家的女汉子。

放学啦!收起书本,背上书包。和同学打闹,与老师道别。走在蜿蜒的小路上,满心都是捉蜻蜓的快乐。按照姥姥教的方法,小心翼翼地穿过马路。跳过小水坑,偶尔踩踩水自己乐呵乐呵。与巷口水果摊老板打声招呼,和坐在街边聊天的老奶奶问好。路灯的光影围着自己“跳舞”,长长的影子是我最美丽的“裙摆”。走到大院门口,从脖子上取下钥匙,打开门,见到守门的王老伯正在扫地,在他身后,几个熟悉的小玩伴正在嬉笑追逐……

走在铺着鹅卵石的小路上,绕过院子里的榕树,来到楼下。抬头望去,透过夹竹桃能看到暖黄色的灯光。灯光从窗户透出来,窗上贴着一个粉色的儿童贴纸,那是6岁时,小舅舅带我去公园玩时的“杰作”。在那柔软的灯光中,我仿佛看见妈妈正在厨房卷起袖管洗菜,姥姥在一旁和妈妈拉着家常。客厅里爸爸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用过往的报纸铺在茶几上,为即将开始的晚餐做着准备。每当有佳肴出锅,妈妈就会高呼“杨哥,抬菜。”那声音随着灯光传到室外,之后消散在空气中。夜色渐浓,越来越多的房间传来明亮的光线,但惟独这里的光会让我感到温暖。“恩,这就是家。”小学五年级的我,对家,下了这样的定义。

外出归家时,家里的灯总是一直亮着。小学时,那意味着一顿可口的美食和好看的动画片;初中时,那意味着一顿可有可无的饭菜和被询问成绩的忐忑;高中时,那意味着一顿丰富宵夜和出去玩不能尽兴的源头;大学时,那意味着一顿家乡菜和父母在等我回家的牵绊。而如今,那意味着我此生都不会忘怀的味道和我永能寻到的避风港——家。

回家的路从小学时的蜿蜒小巷,慢慢变成了如今的数千公里。小学时,父母若下班早,常会在绕上一个大弯后“顺道”接我回家。来北京一年了,一天,接到妈妈的电话,说那天下班早,她到处溜达,结果走到我曾就读的小学。一开始我们还共同回忆儿时趣事,最后,妈妈说了句,“现在站在门口等再久,也看不见你从里面跑出来扑到我身上了。”之后我们都没说话。那一刻,我好想回家。好想牵着妈妈的手,再走一次从小学回家的路。但我们都明白,如今我回一趟家,有太多的顾虑和束缚。

小学回家只要半小时,初中回家只要坐12站公交,高中回家只要换乘2辆车即可,到那时为止,我的生活都还局限在贵阳,这座美丽的山城之中。大学为了爱情北上,天津的干燥与闷热一度将我逼疯。就这样,回家的距离变成了2039公里。

大一假期回家,本想着和父母商量要不要坐火车回去。结果爸爸说:“飞机吧,快些回来,想你了。”那是沉稳的父亲少有的表达。

工作后,回家的路变得有些遥远与奢华。每逢年底,父母的话语中总是充满了思念与盼望。“时间定下来没?让你妈妈给你订票。”“妈做好吃的,等你回来。”“等乖儿回来,给你看爸爸最近收集的邮票,特别的漂亮。”……提上行李, 带上思念,飞奔着登上机场快轨,脸上洋溢着幸福。随着景物的移动,回首一年的辛劳与收获。回家,成了这一年,最好的奖励与犒劳。去机场的路上,总能听见各种报行程、报平安的话语,不同的表达,汇聚成同样的声音:回家过年!

登上飞机的刹那,感觉有种莫名的憋闷感。“还有多久才能到家?”始终萦绕在脑中。时间从未流逝的如此缓慢,3小时的旅程,竟然长达5400秒。板着指头数时间,终于感受到了气流的颠簸(贵阳市属于贵州省,位于云贵高原。因地形关系,在到达目的地前,常会伴随一阵气流的颠簸)。从机窗向外张望,星星灯火出现时,泪水夺眶而出。

终于,回家了。

 

专题链接:中工新闻“春运日记”温暖回家路大型主题报道



小编:葡萄桃




心语

一开始我们还共同回忆儿时趣事,最后,妈妈说了句,“现在站在门口等再久,也看不见你从里面跑出来扑到我身上了。”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