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9日 北京 晴

《家,是父母的双臂、孩子的天》


拎着大包小包,带着在心中沉淀了半年、一年甚至更久的思念,穿梭在不尽的人流、车流中,奔向家的温暖……这样的日子,离我,已过去数年。可每年到了这个季节,看到地铁上越来越多的行李客,他们眼中闪过的那丝对回家的迫不及待,还是让我觉得心跳加速、不能平静。

小时候,因为父母分居两地,每到寒暑假,我就免不了和火车“亲密接触”。那会儿的车站没有现在这么大,火车开行的速度也比现在慢很多,可车上的人却一点儿也不少。记得有一年,因为车厢内拥挤不堪,我甚至被举到行李架上度过了漫漫旅程。做为一个吃货,我一直很羡慕那种“一上火车嘴就不停在吃”的人,甚至到现在,我母亲仍以“特想吃火车上的盒饭”来取笑我,可儿时,那真的是一件特别高大上、特别奢侈的事。

后来,家人好不容易聚到了一起,可没几年,我便考了外地的大学,离家远远的。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能独自踏上旅程是一件“自由”的事儿,于是选了离家几千公里外的一所大学。刚上大学的时候,列车还没有提速,上学要坐将近50个小时火车,为了能省点儿钱,我大学期间一直是坐硬座,一路下来,腿已经成了“大面包”。妈妈总是心疼地说,“不行就坐飞机吧……”可看到他们省吃俭用的生活,那多一位数的变化让我觉得太有压力。于是,这么多年,十多次家与学校的往返,我都还是坚持“坐”完全程。不过,后来火车提速了,到我快毕业的时候,家和学校的距离已经缩短到20多个小时了。

学校所在的那个小地方不是始发站,买车票特别难,暑假还好说,一到寒假,要是买不上回家的车票,心里那种委屈和焦急,都让我有一种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回来的想法。若是早早买上了车票,我便如珍宝般好好保存着,生怕破了、脏了,列车员会不让我进站似的。每次回家,我还会带上当地的特产,虽不是自己赚钱买的,但我想爸爸妈妈还是会喜欢的,可我发现,每次回家的行李,总不如去学校的时候的行李多。

有几次买不上坐票,甭管多少人、多难挤,只要能上火车,什么大汗淋漓,什么上气不接下气都不重要。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回家,我在人来人往的过道上站了足足7个小时,到晚上11点多,实在坚持不住了,过来过去的人也少了,顾不得地上有没有垫报纸,就那样坐下去。后来,干脆直接躺在地上就睡着了。以前不理解火车上那些民工打扮的人,怎么铺几张报纸就钻到座位下去睡了,不理解那些在厕所里还能打盹的人,可从那次经历以后,真觉得什么都能理解,能平安回到家,与家人团聚,这一切的苦,甚至都带着幸福的味道。

慢慢长大,对家的感觉在变化。小时候,觉得家是天,是自己全部的世界;上学了,觉得家是束缚,总有发不完的指令;离家远了,觉得家是灯塔,出海是能享尽无限风景,可看到灯塔才有方向;当我自己也成了家,更明白家的重要,我想,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会张开双臂迎接我的家人,而我,就是他们的家。

不这样奔波在路上,已好多年,可我对家的眷恋,更多、更深……

 

专题链接:中工新闻“春运日记”温暖回家路大型主题报道



小编:无花果




心语

每次回家,我还会带上当地的特产,虽不是自己赚钱买的,但我想爸爸妈妈还是会喜欢的,可我发现,每次回家的行李,总不如去学校的时候的行李多。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