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里沙漠之殇:化工排污使腹地“绿色”变黑

在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与宁夏中卫市接壤处的腾格里沙漠腹地,分布着诸多第三纪残留湖,这里地下水资源丰富,是当地牧民的主要集居地。阿拉善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日前表示,对于这一污染事件,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开发区管委会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具体调查正在进行中。

宁夏一企业沙漠排污被查 老厂区被永久关闭

日前,有媒体曝光内蒙古和宁夏交界处的腾格里沙漠存在企业非法排污现象,记者在宁夏中卫市采访发现确有一家企业多年来将污水池建在沙漠中,并且已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目前该企业所在的老厂区已被永久性关停。


要经济发展,也要造福子孙

腾格里沙漠是中国第四大沙漠,也是全国沙区中治沙科研示范区,在防沙治沙方面取得了重大成果,被誉为“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还被联合国授予“全球环保500佳”的荣誉。在沙漠南缘中卫沙坡头一带,已建立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有世界上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

近年来,腾格里沙漠的自然资源也吸引了不少企业前来投资,腾格里工业园区初步形成了硫化系列、萘系列和苯系列三个染料精细化工产业链,成为打造‘双百亿工程’的重点开发区之一。据腾格里工业园区管委会所提供的一份材料,腾格里工业园这些年来成就斐然。2010年,园区完成生产总值11.59亿元,完成工业总产值11.53亿元,实现工业增加值4.59亿元,财政收入5252万元,腾格里工业园是大漠中崛起的奇迹。

腾格里沙漠排污是“造子孙的孽”

慎终追远与造福子孙,都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更是华族的优良传统之一。然而,我们看到,有的地方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做出一些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的蠢事来。当年朱镕基总理泪洒九江时,就曾经痛批有的地方是在“享祖宗福、造子孙孽”。某种意义上说,在腾格里沙漠里排污,就属于这种“享祖宗福、造子孙孽”的愚蠢做法。

“沙漠排污”是污染西迁的缩影

近些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很快,各地民众收入逐年增加,生活水平也有很大提高,但是随之而来的环境污染,则成为社会和民众面临的重大风险,治理污染迫在眉睫。目前,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民众的环保意识很高,对治污的要求非常强烈,亦迫使地方政府加大治污力度,将部分不合格的污染企业关停。可是,这些企业并非都被彻底关掉,而是换个地方继续生产,经济落后的西部就成为它们的“天堂”。

“沙漠排污”事件只是污染西迁的一个缩影。除了腾格里沙漠之外,其他地方亦有类似情况存在。西部经济固然要发展,但绝不能再重蹈覆辙,地方政府要严守环保关,不能走先发展再治理的老路。须知,西部生态环境非常脆弱,经不起折腾,如果放纵污染行为,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恶果。

如何处理“环赖”

郑传海:别让排污企业偷着乐

加强环保治理,优化生态环境,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大事。既然既有的处罚措施效果仍欠佳,理当对视破坏生态环保为儿戏的无良企业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不能让“环赖”有恃无恐。

左崇年:违规企业为何“不怕执法怕敲诈”

为什么一个污染企业不怕被环保执法部门发现或查处,却怕“举报投诉”敲诈?这不禁让人产生各种联想:其一,环保执法部门中的个别人是否拿了污染企业的好处,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二,是不是环保执法部门头顶上还有一些“婆婆”,因此不得不对污染企业网开一面,从而不影响地方的GDP政绩?

李英锋:曝光法人代表姓名也是一种惩戒

笔者建议,环保部门对于环境违法企业法定代表人的曝光还可以进一步的探索和拓展,比如,把法定代表人的被曝光信息计入企业信用记录和公民信用记录,让法定代表人留下信用污点;根据企业污染情节轻重,对法定代表人从事相关行业经营管理资格进行限制,从而让曝光产生更大的惩戒力和制约力,让法定代表人对曝光更加忌惮。

环保突袭执法多多益善

环境污染不能靠“捂盖子”

生态原本非常脆弱的腾格里沙漠,环境污染严重到这种程度,令人痛心,要修复难上加难。然而,当地政府却把污染沙漠的工业描绘成镶嵌在大漠中的一颗“绿宝石”,更令人痛心的是,当媒体试图采访报道时,居民因为曾经带路,反而遭到调查。《国语·周语上》记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作为为官一方的主政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当地牧民因为曾经给媒体记者带路而遭调查,从此,当地居民对给媒体记者带路避之恐不及,这背后的问题值得深思。 [详细]

“牧民带路遭调查”比沙漠污染更可怕

牧民带路遭调查,说明落实“不唯GDP论英雄”的评价方式非常迫切。对于有的官员,如果不看到上级动真格,官员升迁没有因为环境污染受影响,就会认为“不唯GDP论英雄”只是逗你玩,有的官员为了短期利益,就会继续不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GDP,环境污染将会越来越严重,今后要花更多的代价修复生态。长此以往,环境污染没有最严重,只有更严重。同时,有的官员为了捂盖子,压制民众表达权、监督权,制造民意“言塞湖”,更是对政府公信的直接损害。

某些地方防污染曝光措施比防污染更得力

种种情形表明,某些地方,在防止举报和曝光环境污染方面的措施,远比防治环境污染更为得力了。假如在环境保护方面,我们的社会,能够像“震慑”知情人和举报者一样,营造出震慑实施污染者的效果;负有职责的环保部门除了奢谈人格之类的漂亮话之外,还能够像看守污染池的巡逻队一样勤奋,保护环境,真有那么难吗?

是时候“对污染宣战”了

实质上,这不是腾格里沙漠污染首次遭曝光。早在2010年,就有媒体曝光了宁夏一造纸厂将造纸污水排向腾格里沙漠事件。此后4年间,该工业园区污染问题屡遭披露。如2012年,央视曾对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违规生产进行过曝光,随后15家企业停产,另6家有污染预处理设备的企业仍可生产。或许正是如此,国家环保部在2014年初,还把内蒙古环保厅对腾格里化工园区的监督整改举措向全国通报。

评“腾格里沙漠被工业污染”:责任可别“荒漠”

是时候以“刮骨疗伤”之法对腾格里沙漠治污了。对超标排污企业、监管不力的部门追责,只是“向污染宣战”的题中之义,更重要的,则是让环境监管对应约束落到实处,让“重典”真正起到震慑作用。也只有这样,沙漠才不会成污染肆虐的“无人区”,环保的呼声溅起的才不会是“污水坑”里的那一道道泥污水印。

评沙漠排污:地方政府岂能漠然置之

必须意识到,高污染高消耗的工业园区、化工企业,之所以不宜盲目建设引进、“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不仅是因为在经济上,它们实际上往往是一种负外部性极大而效率极低甚至没有效率、既得不偿失也不可持续的低端产业,更重要的还在于,站在整个社会生态环境、生态文明建设的角度看,免于污染的良好自然生态环境本身,实际上就是维系整个人类社会繁衍生息最重要最宝贵的财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沙漠排污事件应启动司法调查

如果这次确能证实企业利用污水管或者渗坑,将污水直排腾格里沙漠,那么仅排污行为本身,就足以按刑事案件立案追究“环境污染罪”,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行政处罚问题。鉴于腾格里沙漠排污事件,早在2011年就有媒体曝光,至今当地行政部门都没有给出让人信服的调查结论。希望公安、检察部门尽快启动司法调查,彻底查清腾格里沙漠的排污问题,以及背后究竟有没有监管部门的玩忽职守乃至腐败问题。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