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狗肉节在争议中疯狂:外人越是反对我们越要吃

尽管2014年玉林有17家餐馆迫于压力停售狗肉,日均肉狗消费量约2000只,但当地食客则反击称,“人有逆反心理,外人越是反对,我们越要吃。”

玉林狗肉节引发双重“混战” 狗肉价创历史新高

小韩告诉记者,吃狗肉是玉林的习俗,但绝不是所有玉林人都喜欢吃。玉林本地人,吃的与不吃的长久以来都是和谐相处,没有互相指责。不吃的也只是因为不爱吃。平时,几条大排档街上也有狗肉销售,但在夏至前后,卖狗肉的商铺会打出“狗肉节”的招牌,拉拢生意,“其实是一种噱头,营销手段而已。”小韩说:“不过都没有今年这么火。这两年,由于动保人士和媒体的关注,玉林夏至吃狗肉才真正过成了‘节’。”甚至有人专程在夏至赶到玉林吃狗肉,“本来可吃可不吃的,越反对越要来支持你们。”昨天,熟狗肉的价格也卖到了历史新高,25元一斤。


不“理智”的狗肉节

玉林“狗肉节”当天 爱狗人士与食客发生冲突

6月21日晚,玉林“狗肉节”当天,在该市江滨新民路附近的狗肉馆,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事件引发附近民众聚集,而冲突双方亦被警方迅速带离。

狗肉之争玉林警方标准:吵架别扰民、动手跟我走

这是一场包含了“价值观”与“文化”的混战,民主在狗肉问题上似乎难有出路—迄今为止,还没人能说服对方,哪怕是用谩骂与拳头。在这个关于食狗之争的全民论战中,玉林公安的思路很明确:吃肉,我不管;吵架,别扰民;动手,请跟我走。

玉林“狗肉节”:争议声中何去何从?(图)

“他们热爱小动物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就是靠卖狗为生,不让卖狗我怎么生活?”现场一位贩狗的老伯激动地说,今年70岁的他是本地农民,赶早的缘故,瞪直的双眼里布满血丝。在爱狗人士没有涉足玉林时,老伯靠着贩狗维持生计,如今因为来自外界的舆论压力,贩狗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

玉林狗肉节,越抵制越热闹?

公开争论是好事,哪怕叉腰骂娘,总比看似风平浪静地道路以目要好许多。在这场有关狗肉节是非的争议之中,公众渐渐达成一些基本价值上的共识:一者,反对吃狗肉是言论自由,但以暴力的姿态干涉别人吃狗肉,就该受到法律约束了;二者,爱狗若属于文明范畴,则必定要有相应的经济基础,毕竟“仓禀实而知礼节”。

外媒评玉林狗肉事件

可讨论 但不能一棍子打死

文章认为,在一个包容的社会里,从人权、弱势团体权到动植物权,都应该是可公开讨论,且无禁区的话题;只不过在博弈及争辩过程中,必须是文明、有序和有理的,而不是自以为占据道德的制高点,一棍子把人家打死。

国际“萌犬”总动员

“闹剧”演出者

“狗肉劫”是怎样一曲闹剧?

不出意外,依然是闹剧,甚至是悲剧的结局。这一天,动保人士将食客打了,看来观念还真的可以变成武力。这一天,玉林的狗肉生意比往年更火爆,反对者的到来,给当地的狗肉做了广告,外地的食客加入到吃狗肉的行列中来。这一天,动保人士深陷保护的泥潭,解救狗成了商家额外的好生意,也成了市民取笑与讽刺的对象。这一天,玉林成了“地域攻击”的标靶,玉林人“团结起来”,用“行动”反击,将反对动保变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连许多不吃狗肉的玉林人也加入到队伍中来。结果是狗肉越吃越多,更多的狗在“劫”不复。爱之则害之,让动保人士步入悖论的尴尬。更多的食客与围观者,则更像是借机的一种宣泄。

不必惊诧于狗肉节的争执与围观

其实,“闹大了”、从而引起全民围观的狗肉节,才是一个有价值、发人深省的公共事件。一方面,观念、习惯、“文化”的移易,往往需要长时间的渗透、浸润,并非简单的一次宣讲即告完成。玉林人吃狗肉已有数百年历史,一朝停歇,似乎并无可能。但只要这一事件引起各方注意,哪怕是争执和冲突,也最终将朝着良好的方向前进。

背离公共事件讨论的正常轨迹

没有了问题意识和理性态度,在公共讨论中就可能陷入一种情绪化和偏见。这时,人们往往过于坚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有时甚至固执到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的程度。结果,问题的讨论在进行到一定程度时,便转化为群体的对立,转变为暴力的对抗,至于人们为何进行讨论和表达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自己在讨论中败下阵来。如今,关于玉林狗肉节的讨论就给人这样的印象。这显然背离了公共事件讨论的正常轨迹。

“跑偏了”的焦点

以狗为友,就要以嗜狗者为敌吗?

对狗讲文化,很文明,很进步;但是对人却讲“武化”,这不是很野蛮、很原始吗?不是很矛盾吗?其实并不矛盾。人与人的相处,要比人与动物的相处困难得多。动物(宠物)没有思想和立场,无须为自己的“主义”与人争吵、辩论、搞对立。所谓“宠物”,它对主人是依附的、讨好的;而人有思想、主义之争,为了主义甚至可以兵戎相见。所以狗或猫容易成为人类的朋友,而人和人反而容易成为敌人。爱犬主义跟吃狗主义的纷争不过是一个最新例子罢了。

我们该如何讨论玉林狗肉节

当双方认识到狗肉节是一个可以讨论的公共话题时,最理想的情形是心平气和地讨论,而不是以各种偏激的方式,来逼迫、胁迫对方。这就要求在讨论时有两个基本的意识。首先,是问题意识。很多时候,人们貌似在讨论一个公共事件,可事实是,随着讨论的深入和争论的激烈,人们通常忘记了到底在讨论什么,到底什么才是讨论中的核心议题。就像玉林狗肉节的讨论一样,人们忘记了完全不吃狗是不可能的,完全禁止别人反对吃狗也是不可能的。真正的议题——如何让饮食更文明,却被忽视了。此时,讨论该如何收场呢?

狗肉节争议的焦点是“节”而不是“狗”

当然,玉林吃狗肉的传统也延续了几百年,世界上如宰牲节这样的传统节日也还在延续,有的国家还在不顾禁令坚持捕鲸,但立足中国、放眼世界,鲜见哪个国家和地区、民族,在21世纪的今天,还高调地新建并隆重推出一个以大规模宰杀聚餐某种牲畜为主要内容的节日。几百年的习俗一时难改可以理解,逆世界文明大势则确实不该。所以,狗肉节引发争议的焦点不是“狗”,而是“节”。

狗肉之争,请文明进行

狗肉之争为何不能文明进行

“法律和秩序是文明首要的先决条件。”任何人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行动。对于践踏法律的人,无论是打着民俗的幌子还是道德和文明的旗帜,都必须给予严惩。

狗肉之争带来的最重要的反思在于,为什么我们在讨论文明的时候总是脱离文明的界限以及文明该有的包容?为什么我们对于文明的争论方式总是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向?

评狗肉节争论:自由表达不能突破法律边界

任何自由都是有边界的,需在合法范围内进行,打砸、谩骂、威胁、骚扰,只会让合理的诉求变为不合理,甚至不合法。一些爱狗人士的过激行为,已引起了并不赞同吃狗肉的“中间派”的反感,部分玉林市民则表示“越骂越要吃”。一旦脱离了法律的框架,试图以暴力手段将自己的价值观念强加于人,就与动物保护、倡导文明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狗肉之争别以道德名义突破法律底线

以道德为名突破法律底线,让爱狗者的行为无法真正获得支持,而过激的行为也助长了社会的暴戾之气,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背离了其行为的初衷,并埋下了群体对立的隐患……

立法能否终结“闹剧”

仅靠民间力量难解“狗肉节”争端

目前,狗并没有被列入到我国的动物保护法中。说白了,它与鸡鸭猪牛等动物一样,属于家养牲畜类动物,并不是禁止食用的物种。但是,人们对于狗之所以会有不同于鸡鸭等动物的区别对待,原因就在于狗是一种伴侣性动物。在许多地方,狗被用于陪伴孤寡老人、辅助治疗、导盲等方面。在一些城市家庭中,狗甚至被视为家庭中的一员而备受关爱。由此可见,出现“狗肉节”这种有悖于社会上大多数人感情的事情,遭到众多人的抵制和声讨也并不奇怪。但民众的口水仗并不是解决争端的最好办法,在日益高涨的社会呼声面前,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公布明确禁食动物的保护名单,才是更为行之有效的、解决争端的最好办法。

“狗肉风波”需有“共同的底线”

所谓“共同的底线”,就是寻找双方观点之间的价值重合面,按照儒家的话讲,叫“求同存异”、“推己及人”。在“狗肉风波”中,到底有没有价值重合面?答案应是肯定的。比如说:狗是人类的朋友,宠物狗是不能吃的,不能偷盗并虐杀别人养的宠物狗,即使吃狗也应该低调一点更不应该虐杀,应该理性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君子动口不动手”,表达个人诉求不能逾越法律界线……对于这么几点,双方应该是基本认可的。如果坐下来协调,应该还有更多的价值重合面浮出水面。

玉林狗肉节引发争论:平息争论靠立法?(图)

参与并负责起草反虐待动物法专家意见稿的常纪文表示,专家稿已经由社科院交给全国人大,但目前没有反馈。针对目前玉林狗肉节引起矛盾的现状,他建议,立法部门应该尽快加强调研。常纪文称,解决食狗争议关键是要立法,国家立法并非要求争论双方必须形成完全一致的共识。另外,中国教育应在道德启蒙和科技启蒙上“补课”,保护伴侣动物免遭残酷手段虐杀。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