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定远男子没钱看病用茶杯碎片自断双脚(组图)

2014年1月份,安徽定远县严桥乡44岁的刘敦和生病了,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然而,他家里没钱,新农合也未办理,就一直没到医院检查治疗。

前不久前,他实在无法忍受疼痛,用摔碎的茶杯碎片将自己双脚割掉。目前,目前刘敦和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已经住院治疗,当地民政部门也在积极帮其筹款。

安徽定远自断双脚男子已手术 2周后可拆线出院

5月14日上午,记者从定远县宣传部获悉,当地已牵头乡镇及县民政、残联等部门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和处理。自断双脚男子刘敦和已经得到社会的救助,冰玉昨天下午进行了一场手术,目前病人情况稳定,按正常情况2周后可以拆线出院,回家休养。


事发:喝酒壮胆后锯断双脚

其人:单身 智力缺陷 穷困

据刘敦和的二哥介绍,刘敦和小时候得过脑膜炎,智力上存在一些缺陷,与人沟通少。因为家里很穷,他至今还是单身。 据刘敦和的二哥介绍,生病之前,刘敦和靠二亩薄地维持生计,“种些水稻麦子什么的”。刘家姊妹五人,大哥和小弟在上海打工,二哥在家务农,但并不和刘敦和住在一起。此前刘敦和身体一直很健康,所以没有申请低保,也没有加入新农合。

过程:“玻璃片磨6个多小时锯断双脚”

刘敦和:我本来想找刮胡子的刀片锯断肌腱,但没找到,在找的过程中失手把床边的玻璃茶杯打碎了,我就捡起了玻璃碎片锯肌腱。我用玻璃片慢慢地刮肌腱,钻心疼,疼得受不了就喝几口酒,麻痹自己。一边喝酒一边锯,前后用了6个多小时。怕隔壁的哥嫂发现,我忍着疼没有尖叫。

推测患“血瘀症” 下地赤脚施肥冻伤患病

刘敦和的姐夫称,去年冬天刘敦和在田里种了麦子,年初在地里赤脚施肥的时候,双脚不慎冻伤,脉管炎可能就是这么得的。双脚冻伤之后,刘敦和曾喊村医去家里看病,但因为病情不严重,他没太重视,输了几次液之后就没再管。刘敦和的二哥是个泥瓦匠,平时不常在家,一开始不知道弟弟的病情这么严重。

追访:锯脚男子办上“五保”和残疾补助

5月8日,乡政府得知了刘敦和自锯双脚的事情,与其家人商量后,5月10日将刘敦和送进定远县爱德医院。乡干部以及邻居们为刘敦和捐款23000多元,作为其治疗费用。

目前,为了进一步救助刘敦和,乡政府为其办理了“五保”和残疾补助,并在县残联申请了免费的义肢。

安徽男子耽误诊疗自断双脚 政府协助解决医疗报销

自锯病腿--郑艳良

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

郑艳良平躺在北京友谊医院的病床上,裸露出的胸膛沾满医用胶带揭去后留下的黑褐色污痕……几个月前,保定市清苑县政府和保定市第二医院宣布,为这个自锯右腿并引发举国关注的农民免费诊治。

郑艳良觉得他得救了,面对涌来的摄像机,他主动撩开被子,露出锯断的腿骨。回家的两个多月,他出主意帮人维权,计划安装假肢,但这一切在小年儿前戛然而止。

血栓复发了。

剖腹放水--吴远碧

2011年,重庆市进城打工的农民吴远碧,因凑不出5万元手术费,身患“布查氏综合征”的她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在5月8日“母亲节”当天,用一把菜刀赌命自剖,放出了腹部的积水。第26天后,吴远碧还是没能救得了自己,在重庆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6病床去世。>>>

“迟来的”救助:聚光灯下的命运逆转

救济总在曝光后,说明了救助“反射弧”的迟钝。这亟须基层组织建立完善的摸底、上报机制,对困难群体进行主动救助而非被动补漏。

自断双脚的男子可以朝谁喊救命

在县政府的情况说明里,强调是“家人未及时送到县医院检查治疗,耽误了最佳救治时机”,同时特别以“春节前后,乡村干部走访慰问时对其发放困难救助,但未听他说起病情”,来撇清政府责任。或许是因为刘敦和当时病情尚不严重,或许是接受困难补助的他不好意思再开口;但是,当地村民是否知道,有困难可以找政府?如果找到政府,政府又会不会管?我认为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当地救助机制非常完善,政府部门又尽职尽责,自断双脚的悲剧绝不可能发生。“不知道”不是推脱责任的借口,不成“负面新闻”就“不关心”,才是问题的本质。

“自断双脚”的悲剧效应不容递减(组图)

不极端就引不起重视,只有让舆论震撼,然后才能获得本应获得的系列救助。换言之,倘若再无新鲜的眼球关注点,舆论将很难关注到下一个类似的“自断双脚”;而此前处于沉睡中的政府救济职能与外界慈善,同样很难再被轻易激发出关切之心来。

社会救助应走在“自断双脚”前面

要想杜绝“自断双脚”的悲剧重演,就要完善农村社会救助体系,系统的整体功能远大于系统各个单位功能的简单相加,建立新型的农村救助体系,着眼于整个救助系统的功能,提高整体救助效果,使各项救助相互兼顾、协调衔接,并和社会帮扶、优惠政策、社会捐赠紧密结合,良性互动,发挥整体功能,协调推进,切实做到让社会救助走在“自断双脚”前面。

又见“自断腿脚”,救济总在曝光后?

没参加全年“只”用缴百来元的新农合,是因短视,还是因“缴不起”(毕竟刘敦和极度贫困,参保费用或是笔不小负担),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就“结果导向”看。当地有关方面“跟着镁光灯跑”的救助方式,无疑有些被动:对刘敦和的生存困境,当地村委会等本就知情,试想,如果基层组织能对特殊贫困群体建立起摸底和上报机制,对这类群体“重点关照”,采取多重帮扶方式,如给刘敦和式贫困人群发放困难救助金时,先行拿出部分替其缴上新农合,那刘敦和还会游弋在保障范畴之外吗?

考验:能否从个体悲剧抵达制度丰满?

“自断双脚”很悲怆,就像是一封控诉书,然而,如果不能够带来制度上的变化,恐怕也只能了陷入个体悲剧之中。 >>>

“自断双脚”自救呼唤完善医疗救助制度

还记得因病无钱手术“剖腹自医”的53岁重庆农妇吴远碧吗?还记得因患病后右腿坏死,自己动手,用钢锯和刀锯掉了右腿的河北保定农民郑艳良吗?他们的行为简直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如今,又多出一个因不堪病痛折磨,用茶杯碎片将自己的双脚锯掉的刘敦和。所幸,经过媒体报道后,他们都得到了社会的救助。

自断双脚是公共救助匮乏的悲剧

如果说成熟的医保体系,是提升社会群体抗病能力的主渠道,成熟的公共救助体系,则是惠及社会困难群体的“诺亚方舟”。它可以在生活稻草压垮某一个困顿者的最后时刻,提供一种向上的力量支持,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类似悲剧的一再反复与廉价重演。

“自断双脚”“自救”与“他救”

更大问题在于,这个社会的救助和医保制度并没有实现“无死角化”。一方面,社会救助尤其是基层政府对于贫困户、五保户的救助,只停留在逢年过节发发慰问金、发点米油盐之类的福利层面,至于权利救济,基本不涉及,每年给贫困户花几十元钱加入新农合,也就基本不存在什么希望;另一方面,无论是红会,还是其他慈善部门,还需要把工作往细处做,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都能得到应有的帮助。

无钱看病的悲剧还要上演多少

评硬汉自锯双腿:从锯腿到断脚考验社会救助制度

农民自断双脚自救令人感伤。社会应该伸出爱心之手,政府也不能止于应景救助,而应有所反思。可喜的是,《社会救助暂行办法》已于今年5月1日生效。让弱势群体真正感受到病有所医、难有所帮,检验着政府的责任担当与民生温度。事实上,政府狠刹“四风”,压缩形象工程与“三公”消费,减少奢侈浪费,拿出部分资金充实社会救助基金与医保基金,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农民“自断双脚”,折射民生安全网漏洞

结语:从“剖腹放水”到“自断右腿”,再到“自断双脚”,我们该拿什么来终结医疗保障体系范围外的“悲剧”?制度的完善仍需要时间,如何填补“空窗期”?把慰问困难群众落到实处,或许能挽救一双手、一对眼睛乃至一个生命……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