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间卧室摆26张床,群租房取缔为何不易

群租房,就是改变房屋结构和平面布局,将房间分割改建成若干小间分别按间出租或按床位出租的现象。按照现行法规,群租房的改造和出租均属违规违法。然而,由于群租房主要需求者为一些低收入群体,监管部门往往面临情与法的困惑。尽管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近几年不断出台规定整治群租房,但政策制定容易,落实很难。

正视群租“刚需”

尽管不少大城市近几年不断出台规定整治群租房,但往往难以落实,因为群租房对于大量刚毕业的大学生和进城务工经商的人群来说,就是刚性需求。只要这种刚性需求存在,群租现象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市场规律使然。


探因:群租房为何久治难绝?

“文件管不住,查处禁不了”的群租房,折射出当前一线城市租赁市场供给不足的现状。人口流入大城市的趋势,带来了对住房巨大的刚性需求,这种需求不仅体现在购房市场,也体现在租房市场。

依靠行政手段强制整治群租房,最终只会按下葫芦浮起瓢,城里不让群租了,北漂族会自动外迁至城乡接合部的农民自建房里,只要有需求,群租就会存在。

北京群租房为何久治难绝?

记者走访发现,即便是政府频频出台政策整治群租房,但群租现象并未改观。群租房,系业主或“二房东”将房间隔成诸多小间,分别予以出租,以获取更多租金。关于群租房各方都有话说,租客承认这是“无奈之举”,房产中介则是出于利益诱惑,一线整治人员诉苦称“门难开、门难进,压力山大”。

关上群租隐患的窗,开启安全的门

“群租”的人们并非不懂有关隐患。相反,他们是“群租之殃”的最直接体会者。无奈,商品房价格居高不下,市场房租不断攀升,漂在京城无亲无故,工作难找收入微薄……事实上,绝大多数“群租蚁族”都是怀揣梦想来到北京的外地青年,他们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坚持在大城市获得一席之地。

“禁止群租”更像是“强迫幸福”

群租的诞生,源于现实社会欠债太多——薪酬机制设置得不合理,使得职场新人的收入,与一座城市的高消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公租房、廉租房项目的推进迟缓,分配的“钱权合谋”,在挤压公共资源的同时,也让年轻人不得不选择“蜗居”;监管者对房价调控得不力,使得房价和房租皆如同“火箭一般蹿升”,“住不起”早已成为苍凉的都市表情……正因为社会欠账太多,才有了“群租者”为这些欠账而埋单。

群租属无奈,禁令是空话

按照北京的应届毕业生起薪标准,不要说让他们买房,就是在合适的地段租一套房也是一个妄想。根据媒体的调查,即便是在群租未被禁止的时候,一些大学毕业生的群租支出也已经占到了总收入的1/3甚至接近1/2。虽是艰辛,他们到底还有梦想,还能够安慰自己说,今天的群租,是为了将来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

“蚁族”蜗居

京津冀旅游协作催热天津“胶囊旅馆”


4月24日,天津市区首家“胶囊旅馆”开业,游客们在体验旅馆中的设施。

武汉“胶囊房”里的幸福与无奈

北漂小伙“蛋屋”惹关注 公司否认炒作说

探访群租户

群租户:若非生活所迫 不住这“鸽子笼”

脏、乱、差,治安和消防隐患多,现在政府又明令整治,为什么还要住?在蓟门里小区地下室租住的李莉一语道破:“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谁会愿意住在这样的‘鸽子笼’里?”

群租房案件超六成为性侵盗窃


别让无房成为青年打光棍的原因

住房问题决定着青年婚姻等生活质量。住房难,就业难,结婚难成为许多青年生存面临的难题。“丈母娘刚性需求”已经让这些青年陷入没有对象结婚,有了对象结不了婚,结婚了不敢生孩子的困境。

治理:重点集中在“大城市”

北京整治群租50小区上榜 200平群租房2天复原状

今年市政府加大了出租房屋规范管理以及治理违法群租房工作力度,并将50个社区列入市级挂账违法群租房治理重点社区名单。日前,记者来到“榜上有名”的铁路危改小区进行探访。小区内群租现象严重,甚至有的二房东将两套90多平方米的房屋打通后隔出了22间隔断对外出租。目前,展览路街道办事处正在对小区内群租现象加大整治力度,预计今年6月前将小区内的群租房全部拆除。

1间出租屋最多住2人 北京多部门将联动共治群租 | 北京:居民举报群租房 街道社区开热线(图)

沪重拳治群租 中介违规将罚10万元称要“金盆洗手”

记者昨天走访申城租房市场,发现多套群租房已经全部收回,多名房产中介坦言“金盆洗手”。但在安居客网站上,“独立经纪人”推出的群租房仍在线上招租。业内人士表示,原本租住在市区的低收入人群将转移到郊区,今年二三季度,郊区小户型房源或出现租金上涨。

上海将明确大房东二房东责任 拟建二房东黑名单

郑州“群租”现象不普遍 公租房或成租房新选择

我省近日公布了《河南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禁止“群租”,违反规定的房东将会被处以“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记者通过采访发现,群租现象在郑州并不普遍,而且大都集中在郊区。

“郑州市的群租现象不是很普遍,由于目前正处于城中村、棚户区改造的过渡时期,群租是区域性、阶段性现象。”市房管局住房租赁处的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近年来全国房价的不断上涨,群租在北、上、广一线城市很普遍,但在郑州群租的现象不多,主要集中在一些邻近三环的商品房小区内。

解决:相关法规亟待出台

记者了解到,一般群租房都是外地人口租住,公安部门主要依据暂住人口进行管理。对其身份信息进行核查,社区保安队员也会进行走访。但是,群租往往具有隐蔽性,如果不是群租住户扰民,遭到相关附近的住户举报,公安部门仅仅通过暂住证的审查,也很难发现群租的情况。>>>

打击群租不能只是单纯赶人

群租现象其实是市场作用的结果。对租户来说,北京等一线城市有着相对丰富的就业资源和丰厚收入,尽管居住成本惊人,为了生存他们宁愿舍弃舒适选择“蚁居”。换而言之,群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如果单方面中断对群租房的供给,却不从供需关系这一根本层面解决中低收入外来群体的住房问题,打击群租也只能变成一阵风,不论当时力度多大刮过之后,群租现象又会“死灰复燃”。

媒体称群租根在供给不足 治理不能“一堵了之”

治理群租不能缺少民生情怀

过去治理群租之所以效果不明显,根本原因在于治理群租的规定、做法过于简单甚至有些粗暴,没有站在群租者的角度去治理群租;只是一味去“堵”而不是去“疏”。如果以民生情怀来设计有关制度,或许早就收到效果了。笔者以为,治理群租不外乎三种办法:一是降低商品房租金;二是多建廉价公租房;三是对中介、房主等哄抬租金者,严厉惩处。

群租 要“堵”更要“疏”

治“群租”不能单打独斗

治理群租乱象,绝不能“单打独斗”。群租,说白了就是大城市外来人口的过度“扎堆”。群租的治本之策就是“分流”,使各地合理分配资源,特别是推动大城市周边市镇加速发展,配置更多的城市“副中心”。大城市周边的优质资源逐渐增加,人口势必会“跟进”,就业岗位也会相辅相成地增长。唯如此,群租群居的“蜗居现象”才不会死灰复燃。

群策群力治理群租房 | 群租乱象宜综合治理

杜绝房屋群租前提是做好服务

禁止群租以后,“群租”人口只有到其他“房租洼地”才能缓解房租压力,前提是这些地方要有良好完善的交通配套设施,所以政府也应该注重提供完善的公共服务,共同打造良好的房屋租赁环境。更进一步说,“群租”现象之所以出现在北京等大型城市,就在于供需市场的不平衡,政府应该进一步扩大公租房、廉租房等房源,以“市场化手段、公益化目的”稳定租赁市场价格,缓解年轻人和中低收入群体的居住困难。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增加出租房供给远比遏制群租需求更有效

结语:治理群租的初衷是为了维护租房人的权益,保证他们的人身及财产安全,但如果只是一味地“封堵”,可能反而会增加群租房消费群体的生活成本,导致更多来自“底层”的抱怨。如何把相关政策法规制定好、执行好,进而为百姓服务好,是各级政府应该仔细斟酌考虑的重要民生议题。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