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供一线的冬天故事"

从2013年11月15日开始,我国北方全面进入冬季供暖期,天然气供应由此进入全年最紧张的阶段。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作为中国天然气市场供应的三大力量,为了千家万户的生活,无数员工默默奉献在天然气生产和运输的第一线,无论风雪、严寒,舍弃佳节、欢聚。从1月27日起,中工网推出系列报道《万里气源行·千家万户暖——"保供一线的冬天故事"》。中工网派出十多位记者将深入一线,为您讲述天然气保供企业、员工如何齐心协力,为城市、为居民送去温暖的故事。详细>>>

北京油气调控中心

天然气保供:不因暖冬而"减压"

 

今年冬季,全国多地气温持续偏高,北京度过了十年以来最暖的一个冬天。"天气比较好,我们供应华北地区的压力比去年要小一些。"北京油气调控中心的负责人介绍说,由于气温比同期偏高,供暖压力减小,北京市近日每天用气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500万立方米,相比于之前的预测,管网供应的每天用气量大约减少了650万立方米。"'幸福'来得太突然。"北京油气调控中心值班调度长张子涛说,"谁也没想到今年冬天这么暖和,毕竟往年华北地区是用气缺口最大的区域,而今年明显好转。但暖冬也有暖冬的烦恼。详细>>>

 

雅满苏压气站

无人区里的那抹红

 

进站的头一个小时,郭刚拉着同事不停地给记者介绍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我们平日待在这里,哪也去不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外人,我们都很兴奋。"郭刚这样解释自己的滔滔不绝。

"就是看到迷路的小鸟,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安全员张展接过郭刚的话说,"经常有小鸟飞到我们这,有的还受了伤,估计很难飞出罗布泊,我们就把它们收养起来,每天给它们喂食,等轮休的时候,把它们带到有人的地方放飞。

" 其实,不要说是在方圆百里无人区的雅满苏压气站,就是在西部管道公司中离城市比较近的连木沁压气站,看到小草或者动物,同样能让那里的员工激动不已。员工们红色的工装,是戈壁里惟一的亮色。 详细>>>

疙瘩台采气站

铁皮房子里的守气人

 

中午12点,发现所有井都没有异常,公青这才放心回到试采站。其实,所谓的试采站,只不过是由10间铁皮房子围成的一个四合院,采气工所有的生活和工作,除了要到井上作业区之外,都在各自的一间房子里进行。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一张90厘米宽的单人床,简陋得难以想象。

"这个站建于2009年,目前日产2万立方米天然气。考虑到产量较低、建房屋以及配套设施成本较高,我们这里从建站之初就是铁皮房子,从最初的5间发展到现在的10间。"公青介绍说。详细>>>

红台采气工区

百里风区守井人

 

一小时后,老郑到达一座天然气加热炉前。"我得把角阀关闭了,防止待会开井的时候,天然气冲坏集气站里的压缩机。开完井再回来检查输气是否通畅。

"红台采气工区总共有103口气井,所有气井采的气都会汇集到集气站里进行处理,加热炉起到了节流加热的作用,而这些天然气最终都会通过鄯—乌输气管道输送到乌鲁木齐等城市。

"气井运行到一定时间,需要关闭,增加压力,就是让它缓缓劲。我今天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一口昨天关闭的井。"说罢,老郑开着巡线车翻过一座小土丘,一口气井就在眼前。他熟练地拿着扳手将放空阀打开。"冬天容易产生冻堵,所以需要先放空。"大约过了3分钟,老郑关闭放空阀,打开生产阀。看似简单的开井过程,却把老郑累得气喘吁吁。详细>>>

重庆气矿忠县作业区

巡管工宝哥的笑

 

人未到声先到。走廊里一阵"哈哈哈"的爽朗笑声传来,巡管工宝哥来了。

宝哥本名魏洪光,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重庆气矿忠县作业区天然气管道保护班的一名巡管工。52岁的他无论走到哪儿,总是乐呵呵的笑声不断,大家都亲热地叫他"宝哥"。

1月22日上午他在外巡管,为了接随访的本报记者一起出发,中午赶回了单位。"平时我们中午可不回来的哦。"他说,"我负责的管线近50公里,每个月走一趟,走完全程短则十三四天,长则十七八天,走到哪儿就在那附近找个老乡家睡觉,第二天接着走。"详细>>>

 

和田河气田天然气处理厂

"忙着忙着一天就过去了"

 

"我们现在值的是白班,工作时间从早上9点半到晚上9点半。在12个小时里每个人都各司其职,除了薛师傅在中控室监屏。李新国主要负责站内巡检,正常情况下每3个小时一次。翟德斌主要负责在外面巡井,一天巡一趟,一趟需要半天。守克尔主要负责调整计量。"中午吃饭时,张建江给记者介绍起他们班每个人的分工情况。

"巡检的时候需要带上硫化氢检测仪、正压式空气呼吸器和一些常用工具。"45岁的李新国告诉记者。下午4点30分,他再一次到装置区巡检。阳光照在银白色管线上,显得有些刺眼。高大而精密的装置让其中的工作人员显得有些渺小。 详细>>>

和田河气田

玛扎塔格山下的诉说

 

玛扎塔格山位于和田市200多公里外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在维吾尔族的语言里,"玛扎"是"坟墓"的意思,相传这座山上有一座坟墓,因此这座山又被称作"坟山"。和田河气田就位于玛扎塔格山的北面。

汽车在山腰上蜿蜒行进,忽上忽下。"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年七个月都是风沙天气,流沙不停地向四周侵袭,玛扎塔格山的北面只能露出点山尖了,沙漠几乎要淹没这座山。"胡伟明感慨地说,"'坟山'无从考证,但是周边的环境却跟坟墓一样死寂。" 详细>>>

 

郑村采气站

守护每一方气

 

冬天的煤层气井很"娇气",大伙像照顾亲人一样对待它们。为了做好防冻堵工作,站里密切关注压力变化和气量变化,及时采取放水、扫线、加注甲醇等措施,确保不冻堵一条管线。以7天为1个周期,他们要把187口单井全部走遍。如果发现管线泄漏,他们要在两天内迅速排查所有管线,找到泄漏点。最远的井开车需要1小时左右时间,遇到雨雪天气,工人们就只能背着测试仪器步行巡线。通过巡线,对于每口井的产气产水状态、设备运行状况、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等,他们都要了然于心。

前不久,分公司要进行管线改造停输,张鹏为此带着员工们凌晨4点开始准备,出发到各个站点放空火炬。产量是关键,为尽可能加快进度,抓紧一切时间提前恢复输气,郑村站所有员工紧盯作业施工现场,全面应对施工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整整两天的时间,大家睡了不足6个小时。详细>>>

江苏
LNG
接收站

寒潮大风中的战斗

 

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份,都是江苏LNG接收站面临最大考验的时候。这时,南黄海外海的气温持续降低、接收站附近海域的寒潮大风频发、海水温度也降至一年最低。在这一时期,每一艘LNG船的接卸,一线生产人员都要迎着夹杂浓重盐雾的寒冷海风,在现场夜以继日地连续奋战20多个小时。

在几乎是今年冬天最冷的一天里,一道艰难的课题摆在了江苏液化天然气有限公司面前:LNG船"阿祖"轮必须在寒潮大风来临前完成接卸并安全离泊,否则将影响整个外输计划和后续船期安排。 详细>>>

 

浙江LNG接收站

中国海油今冬保供天然气

 

中国海油要求天然气生产、运输和贸易各业务板块紧密协作,开拓气源、稳产增产。各业务单元要加强安全检查,落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深入排查油气田和输油气管道安全隐患,确保安全平稳运行。

中国海油总公司要求,天然气生产企业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开足马力多产气,增加供给,要加大勘探开发力度,发现更多储量。各LNG(液化天然气)接收站要充分发挥保供调峰作用,努力增加供给,在落实长期协议的基础上,力争锁定更多现货资源。管网公司要加速管网建设,强化管线巡查和检修,确保管网输送安全畅通。 详细>>>

中石油管道公司

这个冬天不再"冷"

 

为了顺利度过供气难关,中石油管道公司加强了对下游市场的监管力度,建立了科学的应急预案,核心是要做到三个联动:一,应急预案与资源规划保持联动,每年不定期更新销售应急预案,把资源供应形势体现在应急预案中;二,应急预案与管道运行部门保持联动,保持管道输送通道的安全与稳定,确保关键时刻随时可以调整管输量;三,应急预案与下游用户保持联动,要求下游百余家用户制定各自应急预案,确保预案可以一管到底,最大限度降低可能发生的供气安全风险。 详细>>>

 

忠县采输气作业区

大山中的小站

 

龙头增压站2004年10月20日投产,站上共有7人。除了站长曾斌,还有增压班班长牟洪波,分两班工作的四名班员,以及一名巡井工。除了负责增压站的工作,他们还管理着7口无人值守井。"最远的54号井有40多公里,开车一个半小时才能到。那是一口无人值守井,每周去巡查一次。"曾斌说。

1989年出生的增压工姜海波,2010年夏天来这个增压站实习,一年后留了下来。"第一次来的时候,从忠县花了两个小时坐车一路颠过来,没想到有座桥垮了,只能又花两个小时再颠回去,当时我和工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第二天换了条路才来到站上。" 详细>>>

京唐液化天然气

渤海湾里的青春之歌

55名年轻人,平均年龄24岁,组成了中石油京唐液化天然气有限公司运行中心。在渤海湾曹妃甸工业园区,这支年轻运营团队的工作,对缓解京津冀地区特别是北京市冬季天然气供应不足,作用不可取代。

在这里,他们把从海外产气国运来的液化天然气,安全接卸到中国石油唐山LNG接收站,经过气化输入永唐秦天然气管网,最终,给京津乃至整个华北输送绿色清洁能源。

唐山LNG接收站日最大气化能力2400万立方米,年气化外输能力87亿立方米。 虽然建站时间短,设备需要磨合,但接收站承接的都是"硬活"。详细>>>

采油四厂永清站

29年不松弦

 

持续多日的雾霾丝毫不惧横扫华北的寒流,路上、林间、田野还被蒙蒙的雾罩着。2月10日8点30分,班车准时抵达永清站。李绍毅匆匆下车,看了一下显示屏,在安全自省镜前认真检查了一遍劳保穿戴是否合格,走向岗位。

站门口的电子显示屏上显示:全站安全生产8765天,安全值班:李绍毅。 采油四厂永清站对华北油田而言意义不同寻常——华北油田是全国第一家向北京供气的油田,而永清站是向北京供气的首站;永清站对李绍毅而言更有特殊意义——从参加工作起他就在这里工作,29年了,永清站越来越靓,而他却从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变成了头发稀疏的老师傅。详细>>>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