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大千世界-正文
残障者婚姻恋爱之困:茕茕孑立 形影相吊(组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2-14 08:58:48来源: 澎湃新闻网
分享到: 更多

  (原标题:调查与研究 | 残疾与爱情:残障者婚恋之困)

  【编者按】

  史铁生曾写过这样的文字:“我们有爱情的权利,绝不降低爱情的标准,在爱情上我只接受两个分数,要么100分,要么0分。”事实上,他的爱情确实做到了100分。史铁生的妻子陈希米,同为残疾人,但她与史铁生一样,拥有坚强的意志和对生活的热爱,他们收获了甚至比正常人更甜蜜的爱情。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残疾人的爱情之路却多是荆棘密布。

  在择偶上,由于身体的缺陷,他们需要比正常人拥有更多的勇气去面对将来可能的另一半,因为迎接他们的很可能是不理解、排斥,甚至是歧视。随着年龄的增长,如史铁生那样的爱情观只能妥协于现实:没有伴儿,等他们老了,他们的老年或者在敬老院度过,或者在家孤老。对孤独和衰老的恐惧,让很多残疾人或主动,或无奈放弃了自己的爱情观,他们只想找一个可以一起生活的人。

  即使已是这样的想法,不少残疾人仍然落单。

  残疾人,想与正常人一样谈恋爱,想有正常人的婚姻与生活,但他们的圈子那么小。

  《残疾人机会均等标准规则》中写道:“各国应采取措施,改变社会上仍然普遍存在的对残疾人特别是对残疾少女和妇女的婚姻、性生活和做父母所持的消极态度。”

  扩大残疾人的婚恋交友圈,应该成为另一个引起公众关注的大问题。

  “上帝为人性写下的最本质的两条密码是:残疾与爱情。残疾即残缺、限制、阻障……是属物的,是现实。爱情属灵,是梦想,是对美满的祈盼,是无边无限的,尤其是冲破边与限的可能,是残缺的补救。”

  ——史铁生《病隙碎笔》

  李蒙奇决定去相亲,父母陪着他,觉得这样更正式一些。

  2014年,李蒙奇和女友在上海松江的泰晤士小镇周末远足,当他将一本印烫着“残疾证”三个字的小本子递到女友手中时,女友愣了一下,愉快的气氛被打破。几个月前,公司建议工作已经需要用电脑读屏软件的李蒙奇做视力鉴定,结果为黄斑变性,视残1级。

  几天后,女友委婉地表达了来自母亲的压力,用电话结束了长达五年的恋爱。

  2016年5月15日,国际助残日,李蒙奇参加了上海妇女儿童联合会“巾帼园”举办的残障人士相亲会。从2014年起,“巾帼园”为残障人士每年两场的公益相亲会。

  现场,和李蒙奇一样的青年有100多人,以70后、80后为主,男女比例有些失衡,三个男生才对应一个女生。他们分坐在各自对应的——视力、听力、肢体、智力、精神残疾——五个区域。

  第一次残疾人抽样调查表明,全国4300万成年残疾人中有2021万没有配偶,占比高达47%。2006年的第二次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全国各类残疾人共8296万人,占全国总人口6.34%,其中成年残疾人未婚率为61.04%,低于全国抽样调查的在婚率74.45%。

  在吉林大学2012年的农村残疾人婚姻情况调研访谈中,已婚的残疾人普遍认为婚后生活质量有所提高。在日常生活中,对残疾人而言,配偶的关心较其他家人的关心更重要。

  但现实则显得冰冷。根据广东省社科院人口学博士解韬的研究数据,各年龄组都有相当数量的残疾人不能结婚成家,其中男性高于女性,青壮年高于老年,农村高于城镇。

  在原本不幸的命运中,爱情成为他们又一个艰难的追求。

  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倔强的爱情观也开始慢慢屈服于现实。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曾有着与史铁生一样的想法——“在爱情上,我只接受两个分数,要么100分,要么0分。”

1 2 3 4 5 共5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残障者婚姻恋爱之困...

四川万源山茶花拼织...

济南冰湖挖藕...

哈尔滨:高龄...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