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新闻观察-正文
公租房货币化,解决城市“夹心层”住房问题的一剂良药?
http://www.workercn.cn2016-05-16 06:13:42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从补“砖头”到补“人头”

公租房货币化,解决城市“夹心层”住房问题的一剂良药?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4项举措。其中一项举措:“推进公租房货币化,政府对保障对象通过市场租房给予补贴。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新就业大学生和青年医生、教师等专业技术人员,凡符合条件的应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格外引人关注。

  而在去年底,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全国住房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就曾提出:实现公租房货币化,通过市场筹集房源,政府给予租金补贴。此前,安徽、陕西、杭州等多地都陆续出台关于推进公共租赁住房货币化保障的指导意见。今年年初,海南省明确提出,将在2016年开始停止集中新建公租房,推行以货币化为主的公租房保障体制。

  从之前的以实物补贴为主,到现在的大力鼓励货币补贴,公租房政策思路真的要转向了吗?政策出台的背景是什么?现行政策下公租房租赁市场情况如何?有哪些瓶颈亟待突破?对此,记者进行了采访。

  公租房租赁“冷热”不均

  “公租房没人申请,并不是新鲜事。”张海燕是云南报业集团下属一家媒体的网编,她告诉记者,自己身边关注公租房的人并不多。有人嫌麻烦,有人条件不够,还有人嫌位置不好、配套设施差。而自己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开始关注这类保障房。

  张海燕告诉记者,今年年初,昆明推出了一批6600余套公租房,户型确认工作结束后发现,总共只有3000余户家庭进行了户型确认,确认率不到五成。“有些房子特别紧俏,另一些位置差的房子则无人问津,真有点浪费”,她感叹。

  根据张海燕提供的信息,记者在网上找到了该次公租房的项目户型确认统计表。在表格上清晰地标明,该批公租房可供挑选的项目有8个,共计6634套。从户型确认结果来看,除了房源极少的一个项目外,另外7个项目明显呈现出冷热不均的情况。有的项目虽然仅提供70套公租房,但申请户数达到314户,户型确认率448.6%,相当于近5户申请家庭“抢”1套该项目的公租房。而有的项目因为地段原因,虽提供了883套公租房,却只有46户申请家庭完成户型确认手续,户型确认率仅为5.2%。

  记者发现,有些项目挤破了头抢,而有些项目没人要的现象不只发生在昆明,这种“冷热不均”的现象在武汉、广州等城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去年8月,广州曾推出一批公租房,3808户取得公租房预配租资格的家庭中有1126户家庭,因为配对未达预期放弃了资格。“今年推出的公租房房源最终出现了超过7000套房被收回的情况,大多数家庭觉得城里配套设施好,都希望住在市中心,房源登记意向也集中在几个市中心的分散房源点,房源紧俏,僧多粥少。”该市住房保障办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

  把补贴落在“人头”上而不是“砖头”上

  “住建部曾在去年年底开展了一次覆盖全国的公租房巡查工作,其间公租房分配、空置率等问题是巡查工作的重点。”一位住建系统人士向记者透露,近年公租房分配进入高峰期,一些地方出现了分配过程不透明,某些项目规划不合理的情况,最终导致申请入住率低,甚至公租房大量空置,这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这其实是一改往日方法,把补贴落在‘人头’上而不是‘砖头’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汪利娜多年来一直呼吁政府少建公租房,尽量把存量房推向市场。在她看来,现在推出新政是当前房地产去库存和新型城镇化下刚需主体变化两大背景共同作用的结果。

  “各地政府建了许多公租房,虽然价格便宜一些,但很多项目地段差、配套不足,购房者的交通成本上去了,孩子上学,老人看病也不方便,生活成本同样不低。”汪利娜认为,政府建公租房效益未必最好。“现在房地产去库存已是整个产业发展的‘重头戏’,通过直接把货币补贴到‘人头’这种方式,应保人群对房源的选择余地更大,可以根据自身条件去找合适的公租房,另一方面也活跃了住房消费市场。”她表示。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则认为,采用货币化的补贴模式,不仅能避免一边建设一边浪费的弊病,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地方政府减负。他告诉记者,各地方近些年大规模建设公租房,成本巨大,后续的维护成本亦不容小视。而“人头”式的货币补贴可以通过市场配置资源,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避免“冷热不均”造成的浪费。

  曾任复旦大学住房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的陈杰长期关注公租房问题,他算过这样一笔账:以某省会城市为例,采用货币补贴的方式,以每户每月租金补贴500元来算,每年补贴20万户,需要的资金是12亿元。相比之下,每年10万套(700万平方米)的建设补贴资金则高达350亿元(以每平方米5000元计算)。

  “政府部门对公租房的考核更多停留在建设和供应数量指标上,对使用率、入住率和满意率等却缺乏关注。由于不存在销售压力和考核压力,政府很难也不可能像市场那样贴近用户需求。”陈杰指出。

  门槛能不能再低一点?

  “公租房货币化,好像和我们关系也不大,因为连资格都没有啊。”谈起公租房,去年刚从北京一所“985”高校硕士毕业的李威略显无奈。现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技术工作的他告诉记者,因为刚毕业且没有北京市户口,他连申请门槛都进不去。

  “通知一开始说年满18周岁、不超过35周岁且家庭成员在本市均无住房的无房青年,北京本地或外地户籍职工均可,这还挺让人激动的,可后面又要求,非本市户籍申请人还必须具有购房资格,也就是在北京工作5年以上且连续交社保。”李威觉得,刚毕业的大学生群体收入低、经济压力大,正需要这类保障性住房,要是等到工作五六年够申请条件了,谁还租公租房,即使不考虑买房,也会选择在市面上租房。“政策能不能再人性化些?门槛能不能再低一点?”他说。

  记者注意到,和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外来务工人员也是急需公租房的群体,但政策的大门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依然是关闭的。在广州天河区务工的宁先生介绍,他从江西来广州打工多年,一家人租住的房子不仅条件差,月租金还要1500元。听说今年广州市首次推出一批600套来穗务工人员公租房,平均月租金只要800元左右,就开始网上预申请。但工作人员告诉他,外来务工人员要符合7个条件。例如:申请时需持本市有效《广东省居住证》,并在本市连续办证5年以上;家庭年可支配收入总限额不能超过35321元;申请人及其配偶未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要么你是高级技术人才或得过奖的,就没这么多限制。我周围的朋友达标的没几个,优秀的有本事的还要住公租房?我们才真正需要好不?”宁先生悻悻地说。

  “公租房本意是为无法申请廉租房、不能购买经济适用房又买不起商品房的城市‘夹心层’提供保障,但户籍限制很难突破。”张大伟认为,公租房具有属地原则,在各地尤其是一线城市要一下放开覆盖面是不现实的,设置门槛是因为需求量太大,很难对所有群体都打开大门。“不过,随着投入的加大,相关政策的不断完善,惠及的‘人头’肯定会越来越多。”他表示。(中工网记者 黄康)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高速翻车74头猪“...

鹦鹉打架打掉嘴 3...

女司机停车有...

错把油门当刹...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