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人间百态-正文
破败乡镇敬老院变身老人“疗养胜地”
http://www.workercn.cn2018-01-22 14:22:03来源: 羊城晚报
分享到: 更多

  改造后的建城镇敬老院

  ◀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院长李韵(左)和老人在聊天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国辉

  无障碍的宽敞浴室和洗手间、全新的护理病床、宽敞的医用电梯、现代化的标准厨房……去年9月以来,云浮市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和下辖15个乡镇敬老院,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县福利中心成了上百名失能失智老人的“乐园”,曾经破败的乡镇敬老院,也变身成了一个风景优美、温暖舒适的疗养胜地。

  这一切的发生,源自于云浮市正在全市逐渐推开的公办养老社会化改革——通过公开招标引入运营企业,在国有性质不变的前提下,将县乡两级公办养老机构整体外包。这一大胆的举措,彻底打破了乡镇敬老院残破的现状,得到了国家民政部和省民政厅的认可,将有望在全省乃至全国推广。

  A 改革

  县福利中心

  和乡镇敬老院

  整体外包

  全市敬老院3572张床位,但实际入住特困人员只有998人,空置率高达72%,浪费严重;生活不能自理的特困人员有2300人,社会失能、半失能以及失智老人达到4.2万人,入住机构养老的需求很大——这是2017年之前,云浮市公办养老面临的既矛盾又尴尬的困境。

  2017年11月7日,在民政部于云浮市召开的部分省份农村特困人员供养服务机构社会化改革座谈会上,云浮市副市长金圣宏提出,由于公办供养服务机构(包括福利中心和敬老院)经费少、设施差、人员缺、管理弱、服务低等问题,供需矛盾突出,正倒逼着供养服务机构必须尽快改革,寻求新路子、新方式,增加有效供养服务供给。

  金圣宏谈到的“改革”,正是2016年开始以来,云浮市启动的农村特困人员供养服务机构社会化改革。其中,郁南县和云安区成为这一模式在试点县区。

  2016年12月,郁南县发布了《郁南县养老服务项目公建民营改革方案》,将县内公办养老机构整体打包,实行社会化改革,公开招标引入社会企业和资金,盘活全县的公办养老资源。

  “这个方案一出,引起了很大的争议,甚至有人认为我们是把国有资产卖了,连民政局内部都有很多不同的声音。”郁南县民政局局长梁运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实际上这次改革最大的特点就是,公办养老机构的国有性质不变,国有资产并未流失,政府相当于是购买企业服务,并对企业的经营进行监督。

  公办养老机构的性质不变,运营企业也无需向政府缴纳租金,但却必须“一口吃下”县福利中心和15家乡镇敬老院1200张床位,实行“1+15”整体打包。而且在5年内,中标企业必须对每一张床位投入不少于5万元,其中硬件投入不低于60%。

  “之所以要整体打包,就是为了解决乡镇敬老院的难题,如果允许中标企业挑肥拣瘦,那么企业都只会要条件、位置和效益最好的县福利院。”梁运说。

  公办的养老机构社会化改造了,五保老人和各敬老院入住的特困老人怎么办?梁运说,协议约定,养老机构的床位必须要先满足政府供养的保障对象,政府按照国家标准,向养老机构支付供养资金,服务和护理待遇也必须一样。

  经过角逐,第一养老护理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下称“第一养老”)中标。根据协议,第一养老的运营期限为30年。按照每张床位不少于5万元的投入,第一养老将在5年内投入6000多万元进行改造。

  “我们第一年投入40%,第二年投入30%,后面三年分别投10%。”第一养老董事长助理李向阳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硬件投入是前期的重点,不低于60%的硬件投入,将彻底改造原来的设施设备,进行“适老化”设计,修建无障碍通道,安装紧急呼叫系统等。

  “目前,郁南县的公建民营改革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也获得了上级部门认可。”郁南县民政局局长梁运表示,郁南将通过五年升级改造,整县打包的公办养老机构将全部达到省二级以上养老机构服务标准。

  B 成效

  老人们对改造后的养老院很满意

  2017年9月,经过三个月改造的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重新投入使用。让老人们和前来探望的家属惊喜的是,改善后,社会福利中心110张床位都换上了全新的护理床,仿照医院和疗养院的设计,原先独立的一个个房间被打通,老人们不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房间里,每个房间有了三到五位老人共同居住。

  为了保护老人们的隐私,床位与床位之间也设置了专门的隔离窗帘,有需要时就可以拉上。卫生间也被改造成了无障碍的卫生间,老人可以坐着轮椅轻松出入,热水器也换成了24小时供应热水的电热水器。

  整个社会福利中心的公共空间,也全部进行了无障碍和适老化改造,为了方便老人出入,福利中心还装上了宽敞的医用电梯。

  福利中心二楼的天台,如今已经被改造成了小花园。遮阳伞、草地、盆景、假山和走廊吊顶上的绿色装饰,相映成趣,让这里看起来生机勃勃。记者采访时,87岁老人梅水桂和78岁的老人谢清泉,正坐在遮阳伞下,与福利中心内的孤儿们一起晒着太阳,笑容可掬。

  96岁的老人莫妹,患了帕金森症,长年需要人照顾,她也已经在社会福利中心生活了6年。福利中心就在女儿家附近,女儿女婿经常来探望她。尽管年事已高,但莫妹老人却炯炯有神,一直笑容满面。

  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院长李韵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目前,该中心共有106位老人,其中,大多数为失能或半失能的老人。

  建城镇敬老院与县社会福利中心同批改造完成,是郁南县第一个进行社会化改造的乡镇敬老院,除了在收费上会与县福利中心拉开档次外,改造标准都一样。其余的14个敬老院,如今也已经按步骤进行改造。

  如今,这个曾经破败的敬老院,已经成为20多名老人的疗养胜地。酒红色的外墙让几栋两层建筑看起来颇有度假村的味道,单独设立的男、女无障碍卫生间,可以让老人们看电视的公共食堂,还有可以边洗脚边下棋的活动室……

  “以前这里没有那么靓,还漏水,轮椅都推不出来(院子里有阶梯)。”77岁的建城镇罗旁村老人王其球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现在要“舒服很多”。王其球老人从2014年起无法行走,在建城镇敬老院改造之前,家里人必须要花钱雇请人来照顾他,如今,在便利的条件下,他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

  C 未来

  需要引进更多护理人才

  郁南公办养老机构的社会化改造,并非一帆风顺。引入了社会资金,就意味着要放开原有的价格机制,既要让企业自主定价,又必须实现政府责任和社会效益。如今,这方面仍在进行探索。

  “按照失能、半失能不同的档次,我们的收费每一档次的护理收费,比原来大概提高了500元左右,平均一位老人一个月的收费在3000元左右,如果是需要全护理的,价格则需要4000元左右。”李向阳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尽管价格略有提高,但老人们和家属都愿意接受这个改变。如今,仍不断有老人的家属前来预订床位。

  公办养老机构社会化之后,价格究竟收多少才合适?对此,李向阳认为,收费一定是与当地的经济水平相适应的,第一养老对养老机构改造以后,不会制定过高的价格让老人无法承担。

  事实上,郁南县的“公建民营”改革探索,早在11年前就已经开始。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院长李韵,就是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公建民营”的第一任承包人,与现在整体打包的形式不同,李韵承包时期,不仅要上交一部分租金给民政部门,也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来完成对适老化设施的改造,更无法打造标准化的养老服务。

  尽管如此,李韵仍然凭借着自己良好的口碑、悉心的照料以及自己摸索出来的服务理念,让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在最高峰时期,有150位老人在此安度老年时光,其中大部分为失能失智老人。

  也正是如此,第一养老通过招投标进入郁南之后,虽然将原有的模式打破,动了李韵的“蛋糕”,但却将李韵重新聘为院长,并将郁南县社会福利中心和下辖15个乡镇敬老院,交给李韵管理。

  如今,在郁南社会福利中心,24名护理人员与院里的老人基本实现1:4的配比,护理人员的工资也得到了提高。

  与此同时,社会福利中心还与县中医院达成了医养结合的合作,每周一到周五,都有医院的医生在福利中心上班,早晚会对每一个老人进行身体检查,晚上还有护理人员和行政人员24小时值夜班。

  李韵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对于一个养老机构来说,硬件设施、价格、服务都是其是否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方面,但有爱心的护理人员才是一个养老机构最重要的资源。

  李韵说,他们已经从卫校招聘了一些已经毕业的护士,并对她们进行全方位的培训,未来还希望能够专门开一个养老机构护理人员的培训学校。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鸳鸯喜北海 安闲过...

巴厘岛阿贡火山喷发...

巴厘岛机场临...

猴界“杨过”...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