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人间百态-正文
搞笑自虐假死——农村网红“风云录”(组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6-14 10:25:10来源: 看看新闻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

  早晨8点,中午12点,晚上22点,是互联网时代信息最为汹涌的三个时间点。正常情况下,你或许在早高峰拥挤的地铁中,在吃午饭,亦或在床上看着手机,打开微信、微博或者QQ(以下简称“双微一Q”)中的一个。而在绿皮火车车厢里、富士康门口,年轻的务工人员更多打开的软件是快手。

  早晨8点,中午12点,晚上22点,是互联网时代信息最为汹涌的三个时间点。正常情况下,你或许在早高峰拥挤的地铁中,在吃午饭,亦或在床上看着手机,打开微信、微博或者QQ(以下简称“双微一Q”)中的一个。而在绿皮火车车厢里、富士康门口,年轻的务工人员更多打开的软件是快手。

  快手是什么?它是一款短视频直播社交应用,目前用户量超过四亿,日活跃用户超过6000万,在猎豹智库给出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社交、短视频、直播APP综合排名中,快手击败微博,成为周活跃用户渗透率仅次于微信、QQ的第三大应用。尽管拥有如此庞大的用户量,但快手被提及时,却常常伴随着“农村”、“非主流”等标签,更有这样一句话流传于网络,“中国脑残千千万,快手占一半”。

  在快手的平台上,会出现一些在“双微一Q”上很少见到的东西,比如喊麦、社会摇,以及关于农村生活的搞笑段子。四亿快手的用户量,绝非小数目,那么是谁在生产这些内容?让我们将目光投向广阔的中国大地,寻找答案。

  【第一回 生来彷徨】

  在成为网红之前,他们曾是城中村里徘徊的少年,流水线上的年轻工人,集市上摆摊叫卖的中年男人。在快手江湖里一番摸爬滚打,他们成为你打开屏幕所看到的样子。于中国的文化土壤贫瘠之处,观念发展成型,如今带着与生俱来的底层烙印,又在互联网浪花里探出头来。

  一个从城中村回到农村的少年

  2.1_副本1.jpg

  “我们农村的就是这样啦。”不知道怎么跟直播间的粉丝解释自己的粗话时,二狗都会这样一笑而过。

  他常说自己是农村人,拍段子取景地大多为荒地和破屋,跟粉丝吹嘘时,他故意说得猎奇:“你们见过农村里会飞的牛吗?见过会跳舞的鸡和鸭吗?”然而,他至今二十年的人生中,有十八年是在广州犀牛角度过的。

  犀牛角是白云区里的城中村,握手楼密布,暗巷上方的天空被电线割裂,小饭店拥挤在一起,富于烟火气,同时和城市的另一面,珠江新区繁华的高楼格格不入,像是某种夹缝中的产物,供疲惫的人在此喘息。其中不乏人视此地为跳板,认为能从这里跳进城市的光鲜里,连带着后代一起。二狗在读书的年纪被父母接到这里,就读于私立学校新都小学。

  这是一所打工子弟小学,班里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二狗刚上学时不敢开口,他不太会普通话,每每站起来回答问题或念课文时,总是不小心带出一句粤语,全班哄堂大笑,他尴尬地跟着笑。他成绩一直不错,一年级的时候能考到满分,后来慢慢退到中上,到四年级时迷恋上网络游戏,一落千丈。

  为了打游戏,他天天起早,早餐钱用来换黑网吧里的钟头。打完一个小时去学校,放学再打一个小时,回家。网瘾上来,在家三更半夜也要打,为此跟父母吵架,不知道砸坏多少键盘。

  家、学校、网吧组成二狗难以逃脱的三点一线。上初中以后学费、学杂费更贵,父母打工的收入不多,他也越来越不想读,捱到初一已是极限。先是去做汽修工,每天上班12个小时,“那些修车师傅大声喊你干活拿东西,拿错也要骂,动不好也要骂。”下班后二狗什么也不想干,光睡觉。这样的生活节奏让他很快忘记了游戏,却渐渐染上烟瘾。三个月后,二狗离开。

  父亲把他送到广州帽峰山的富贵天山庄做厨房学徒,仍旧寄予希望——学本事之余,最好还能结交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十几岁的二狗在后厨,成天戴着手套杀鱼,剔肉,鱼刺扎进皮肤。睁眼就是扑面而来的腥气。

  再之后兜兜转转,二狗开过淘宝店,因为太累没有坚持下去;还做过许多形形色色说不出所以然的网络兼职,赚到的钱拿去酒吧玩。自十四岁闯社会以来,他只向家里拿过两次钱,之后附上利息全部还回去了。

  十八岁以后,二狗回到老家从化松园村,一个人住在父母新盖的楼房里。他不是回去当农民,事实上,他连自己家有几亩地都不知道,村里也没什么人种地。他拜村里的初中生小荣为师傅,开始玩快手。

  同龄人出于羞涩,不愿当他的演员,二狗只好找自己九岁的小表弟,找小学生们,每天更新一集“爆笑小学生”系列视频。效果意外的好,粉丝几千几千地增,到后来还经常上快手的“发现”页面(他称之为“上热门”),开始几万几万地涨。二狗用一个月时间成为有20万关注的快手网红,又发展到如今的30万。来找他的小学生也越来越多,周五一放学,一堆小孩就聚集在二狗家客厅里,陪二狗直播、拍段子,在他家吃饭,度过整个周末。

  二狗打开快手直播,小学生们熟门熟路地去他卧室里摸出假发戴上,一个个蹲在镜头前,看着屏幕上的评论和爱心往上飘, 很少说话,就那样看着。镜头的另一端大部分也是学生,最喜欢听二狗开黄腔。有一回,直播间里有人问二狗,二狗,你今晚嫖娼了没有?二狗和他连麦,发现对方 12 岁都不到,居然还会在视频里模仿自慰的动作。 张子怡/摄。

1 2 3 4 5 共5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九华山地质公园入选...

南京的最美水鸟来了...

孔雀闯进洋酒...

三十余试管宝...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