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人间百态-正文
女大学生村官曾被村民骂哭:到基层是“小学生”
http://www.workercn.cn2017-03-13 09:49:38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更多

  大学生村官找到出路了吗

  在农村沃土实现人生梦想

  记者 杨杰

  3年前,当着总书记的面,全国人大代表、大学生村官冼润霞一口气提了4条建议,呼吁解决大学生村官的出路问题。总书记当即给了回应:“要关心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生活,包括婚恋问题,给他们创造条件扎根基层、实现梦想。”目前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生活条件改善了吗?本报派记者进行了回访。

  冼润霞的家乡在3个城市的交界处,从村到乡镇需要经过一条泥泞颠簸的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梦想就是把这条路修好。

  今年已经是冼润霞第五次从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沙头村走进人民大会堂,也是她当大学生村官的第八年。

  叶瑜和冼润霞是同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她的“梦想”包括陕西移民搬迁、关爱留守老人、精准扶贫、环境治理……一共有12个。

  他们是一群对基层民众需求最为了解的人,也是乡村建设的执行者。

  3年前,当着总书记的面,冼润霞提了4条建议,持续10多分钟,没有被打断。她呼吁年轻人去基层工作,但也该给他们“涨工资”,解决生活、工作,包括婚恋的难题,让他们找到出路。

  “现在我们大学生村官好多已经30岁了,要结婚生子了,但我们目前的收入很难去承受这些在别人看起来似乎很平常的梦想;服务期满后,我们的出路在哪里,也是我们最为纠结的问题。我们不怕吃苦,怕的是我们为梦想来到基层,最后却可能因为生计而不得不离开农村。”冼润霞曾在全国两会上激动地说。

  彼时冼润霞还是个大学生,跟着小学生的校车出村。夏天,赶上下大雨,一车的小学生被“甩来甩去”,在雷声、泥路和惊惧中颠簸。

  “我看了心里很酸,第一次意识到要修一条平安上学的路。”在上大学之前,她以为路都是这样坑坑洼洼,“读到大学,看了城市里规整的路,才知道是不一样的”。

  看到更多的路之后,冼润霞又选择了最熟悉的那一条。“在聊天过程中,我发现80%的大学生都是出于对家乡的感情而回到农村。”

  但冼润霞常常替大学生村官这个群体感到受挫。第一年到石滩镇沙头村时,她听到老村干部之间聊天,说“大学生村官我才不要,是来抢饭碗的”。

  一年之后,同样的地点,同一张桌子,老村干部的议论变成,“大学生村官为什么他们村有,我们村没有?”

  “这是很戏剧化的,也能看出一开始的工作有多难。”冼润霞曾被村民在电话里骂哭过,“你得把心态放正,到了基层,你不再是大学生,而是‘小学生’,要跟经验丰富的村干部学习怎么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如今,那条曾经的泥泞之路通车了,冼润霞的梦想实现了。“总书记的回应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7年半前,为了解决现实的就业问题,叶瑜通过大学生村官招考进入了基层村官队伍,最初担任陕西省丹凤县土门镇高峪村村支书助理,2011年当选为土门村村支书,如今成为土门镇副镇长。不过,这个来自县城的姑娘,也曾在村里经历过种种磕绊。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天通苑东一区僵尸车...

长春老街旁工业主题...

湖北恩施金丝...

残障者婚姻恋...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