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人间百态-正文
学费2万孩子走廊哭没人问 不少知名早教机构是“三不管”
http://www.workercn.cn2016-12-05 11:11:56来源: 扬子晚报
分享到: 更多

  当下,帮孩子们报名早教课程,成了众多家长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的首选。然而,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记者和大众评审员在调查中发现,由于标准缺失、规范滞后,一些早教机构游离于监管之外。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昇

  5岁孩子在哭泣 培训班老师却没管

  南京市民陈女士告诉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记者,今年4月份,她在新街口一家名为龅牙兔的早教培训机构报了个为期两年的早教课程,付费24528元。

  陈女士说,上个月她到培训机构看5岁的孩子,当时已经下课了数分钟,孩子却在走廊上哭泣,老师则和其他家长起劲地聊着天,并没有管孩子。

  陈女士向这家早教机构提出退款要求,但是被告知,虽然剩余课程款是17418元,但只能退7900多元,因为这是合同规定的。陈女士向南京市玄武区教育局反映,然而教育局的答复却是:早期教育培训机构不归教育部门管。

  课程约不到

  想退费却被为难

  今年5月底,南京市民刘女士在环宇城3楼的一家早教机构,给两岁的宝宝购买早教课程,一共48节课加13节赠课,花费10580元,有效期为1年。

  “我报的早教课程属于亲子类,平时我们工作忙,只有双休日才能陪孩子上课。”刘女士说,可能由于生源太火爆,双休日的课程经常约不上,5个月里孩子一共上了15节课。照这个速度计算,剩下46节课很难在规定时间里上完。而且每次约课要提前两周左右,周四等客服通知结果,“我们也不敢提前订酒店带孩子周末出去玩,因为不知道哪天上课,身心俱疲。”

  客服建议,环宇城这家门店承接力有限,刘女士可以换到学生较少的江宁店上课,于是刘女士提出退掉剩余课程。门店经理说,按协议规定,像她家这样上课不足1/3的,只能退还一半课程款。

  上超过一半课程,就分文不退

  上周,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大众评审员分别走访了南京多家早教机构,发现金宝贝、美吉姆等大多数早教中心与消费者签订的协议中,有关退费的条款都写明:“已上1/3课程者,可退费50%;已上1/3以上及一半课程者,可退费30%;上过一半以上课程者,恕不退还任何费用。”还有一些早教班规定,即使孩子一节课没上,也要支付20%的违约金。

  面对自己的亲身调查,消费品审团的大众评审员张女士对此很不理解,“新消法已对格式条款有所规定。上课超过一半课时就一分钱不退,甚至一节课没上也要扣20%违约金,岂不是霸王条款!”

  ■消协说法

  应按实际授课退还费用

  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许明表示,家长可依据《江苏省培训收费管理办法》要求退款。“办法”第十九条规定:参加培训人员在培训前提出退学的,培训单位应当退还全部培训费用;授课课时在总课时一半(含一半)以内,培训人员提出退学的,培训单位应当退还一半培训费用;授课课时超过总课时一半的,培训人员提出退学的,扣除实际授课课时后退还费用。

  各种炒作概念,让人云里雾里

  面对混乱的市场,年轻的父母们眼花缭乱,爬、玩、瑜伽、美术、音乐、英语、数学、思维,以及协调性、情商管理、脑开发课程……什么都能变成早教。

  “贵,炒概念。”大众评审员李彦深有感触地说,今年她在新街口和新城市广场试听了5家早教班,一学期一万六七的课程费,已是“起步价”,有的一节课高达300元。最后她选择了设施最新的一家,给2岁的孩子报了一年的班,96节课,费用17100元,一节课45分钟要178元。

  给1岁多孩子讲“猫王”,能听懂吗

  大众评审员吴昉为1岁多的女儿选了娱乐课和音乐课,刚开始,吴昉觉得课程很不错,但渐渐发现,早教班采用美国教学理念及教程,中国宝宝有些“水土不服”,“比如老师给1岁多的幼儿放猫王的音乐,讲述猫王生平故事和美国音乐发展,对孩子能有效果吗?”

  还有早教机构针对2到3岁的孩子,开设了数学和英语课。大众书局楼上的一家早教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岁幼儿第一学期可以先学26个字母及简单的单词,费用13000元。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很多早教机构按照家长的喜好来设定英语、运动、音乐、情商、思维训练等课程,将很多知识点强行灌输给婴幼儿。实际上,这种学习无标准可循,效果甚至适得其反。

  培训完就上岗,近3成老师无证

  大众评审员在走访南京多家早教中心后发现,很多早教机构开在商场、写字楼或小区里,上课的地方很狭小,婴幼儿只能用成人公用的卫生间。

  事实上,早在2013年,南京就出台婴幼儿早教机构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要求早教机构应有盥洗室、茶水间等,盥洗室应临近婴幼儿活动区,有流水洗手及防滑设备,厕所应有专供婴幼儿使用的便器。茶水间要有提供冷热水的饮水机或开水炉且放置在孩子接触不到的地方,配备微波炉、冰箱、消毒柜等设施。

  此外,很多早教中心的老师只经过短暂培训就上岗,不具备教师资格证和育婴证,有的甚至连教育专业毕业证都没有。据调查,南京早教机构从业者近三成无证。

  早教市场最大尴尬

  卫计委工商局教育局都不好管?

  “南京很多早教机构都没有办学资质,大多交笔加盟费就开始招生了。”扬子晚报记者调查时发现,与开办幼儿园需要多种办学资质相比,除了场地和设施等硬件,开办早教机构只要到工商部门办理相关经营项目的营业执照即可。

  目前,80%的早教机构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时,将公司类型归为“教育信息咨询公司”,其实只能为家长教育幼儿提供指导,但拿到营业执照后却超范围经营,直接在教学点看护、上课。

  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丁小平表示,目前,南京全市纳入卫计委备案的早教机构,只有育儿园、亲子园、看护点3类,一共199家。大量由“教育信息咨询公司”业务扩容的启智类、保教类的连锁机构和国际品牌,都不在卫计委监管范围里,同时也不归教育部门管。因为教育部门审批发放的办学许可证,针对的是教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早教不在这个范畴。工商部门只对早教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于教学内容、师资、环境等方面无法监管。由于对早教机构的监管面临尴尬,导致不少家长遭遇维权难,投诉无门。

  此前维权终有说法

  电影贴片广告不明示,可以退票

  扬子晚报讯 (记者 陈郁)现在,如果你发现到了电影票上约定的放映时间,大屏幕上还在放着商业广告,你就可以向电影院要求退票。扬子晚报记者昨天了解到,近日包括南京市消费者协会在内的37家消费维权单位联合发出呼吁,消费者在面对电影贴片广告不明示的做法,可享有退票权。

  11月7日,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对南京的部分影院进行了贴片广告的播放调查,其中包括卢米埃新街口影院等三家电影院,在约定放映的时间还在播商业广告。

  11月29日,在南京市影院放映质量检测工作部署会上,南京市文广新局要求参会的影院负责人“今后严格按照电影票票面时间播放电影,一秒也不能拖。”

  12月3日,针对影院滥播贴片广告的行为,全国37家消费维权单位一致认为,影院的做法已经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并涉嫌强制消费,违背了观影者的意愿,构成了不公平交易。

  在媒体和消费维权组织的关注和呼吁下,扬子晚报记者发现南京电影院滥播映前广告的行为已经有所收敛。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许明表示,在上个双休日,他特意去影院看了电影,发现原本存在滥播映前广告的电影院已经开始准点放电影了。

  许明也提出,除了依靠影院方面的自律,相关管理部门也应该继续跟进,进一步对电影广告监管规章进行完善,例如明确规定有电影贴片广告放映的影院,须在售票处进行公示,且要告知广告的时长,并在电影票的正面明确标注。对贴片广告的内容、时间也应有明确的限制规定,从法规上明确监管主体、监管责任以及违反规定的处罚办法,从制度上根本管住映前广告的滥播。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湖北孝昌县一古树树...

浙江宁海举办跳鱼节...

长春京剧少年...

南京大学生宣...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