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社会频道人间百态-正文
寺西村夏季每逢暴雨必淹 民靠天吃饭无力搬迁(图)
http://www.workercn.cn2016-06-24 04:22:20来源: 京华时报
分享到: 更多

  洪水退尽,但是水稻被泡,收成没有了。

  洪水消退,马路上还有村民自制的木筏。

  村民正在家中晾晒家具物件。

  截至23日18时,决口缩小至24.1米。今天,堤坝有望合龙。

  20日19时20分,江西鄱阳县向阳圩滨田河堤段出现溃口。自1998年全村被洪水围困80多天以来,鄱阳县寺西村的村民第一次见到如此规模的洪水。近20年间,只要是夏季暴雨来袭,村里部分地势低洼的农田就会被淹,造成农业减产,这让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抗洪”经验,以至于在这次溃口后能够迅速恢复基本生活。但是,家园的羁绊、财力的不足,使得他们想要迁出这片经常被淹的土地并不容易。

  1998年洪水围村80多天

  在寺西村的村民看来,与1998年发的洪水相比,鄱阳县这次大水不值一提。

  今年50多岁的村民胡民(化名)说,1998年发洪水的时候,水位线是这次的一倍左右。这次洪水只淹了半层房,1998年的洪水则把一层平房全部淹没。当时物资缺乏,没有帐篷,没有足够多的救援物资,他们家就生活在房顶上。

  房顶上没遮没拦,一家人暴露在夏日毒辣的太阳直射下。每到中午热得实在受不了了,他们就乘坐用桑树扎的木排,躲到水面上露出的树枝下,“那里好歹有点阴凉”。

  村民陈可(化名)家的背后有一块高地,在1998年洪水的时候没有被淹没。因此,当时他们家就转移到了高地上,自己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过活。就这样,在高地上待了80多天,直到洪水退去。陈可说,当时最难解决的是饮用水问题。村民们没有常识,不知道洪水会污染村里的水资源。有一口地势比较高的井露出了水面,焦渴难耐的村民赶紧从井里打水上来饮用,但是这让很多人得了肠胃病。

  陈可说,那时候如果村外有一些住的地势高的亲戚,村民都会想办法把孩子送过去,保证他们的安全。由于亲戚家也无法供养一大家子人,所以很多大人只能在村子里坚守。不少家庭因为投奔亲戚家遭拒,就此断了来往。还有一些家庭,因为没有预料到洪水会持续那么久,又婉拒已经接过来的亲戚。

  低洼农田几乎年年积水

  村民胡富(化名)是今年村里的种田大户,一口气承包了40多亩农田。但是,20日的溃口,让他种植的所有早稻都颗粒无收。对于洪水对农田造成的损害,胡富显得很无奈。他说,一些地势低洼的农田根本不需要洪水来淹没,只要夏季的大暴雨一来,降雨量骤增,农田里的水稻就会被淹,收成就会大减。所以,被分配到地势低洼农田的村民几乎都不自己种地,而是承包出去,本人则外出打工。这样,如果收成好,他除了自己打工赚到的钱,还能有一份农租的收入,如果收成不好,他们也不会向承租人再去讨要租金。“都是乡里乡亲,大家都知道种田不容易。”

  胡富说,整个鄱阳县都是著名的鱼米之乡,有的肥力高的田块,一年可以种三季稻米。因此,在寺西村种田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以今年为例,如果风调雨顺的话,40多亩的农田可以给他带来十几万元的纯收入。他现在居住的二层小楼,就是靠着种田积累下来的存款盖的。但是,农田积水的事情基本上80%的年份都会发生,只是规模大小的区别,这也是他为什么大规模租赁土地的原因。通过大规模的农田作业,可以抵消掉小规模农业被水淹的损失。

  但是,今年的洪灾把胡富所有的农田都淹没了,被淹没的稻谷不再抽穗,谷子里都是空的。这次洪水也很有可能让他错过中稻的播种。胡富往年遇到过一个夏季遭遇两次稻田被淹的情况,第一次被淹了以后,他迅速把泡过的稻子全部铲掉换上新稻子播种,结果又被水泡了,损失更大。胡富现在不愿意立即处理被泡过的稻子。因为根据天气预报,本月26日、27日,此地还会遭遇较强的降雨。

  现在胡富只能祈求种植晚稻能够顺利,老天能够帮忙,“不然今年真的只能喝西北风去了。”胡富说,对于农民来说,就是靠天吃饭。连续几个好的年份,农民种田就可以致富,连续几个灾年,农民可能就食不果腹。好在现在水利修得好了,这样大的洪灾越来越少了。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高速翻车74头猪“...

鹦鹉打架打掉嘴 3...

女司机停车有...

错把油门当刹...

 

    中工网大型主题策划:新新向荣——一个网络小编的EDC装备……

    大多数人是因《时间简史》而认识霍金的……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